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纹 > 阿哥不入赘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阿哥不入赘目录  下一页


阿哥不入赘 page 14 作者:子纹

  「对啊!」恪靖一个拍掌,露出苦恼的神情,「怎么办?那我们就出不了这个门了。」

  「其实也不算全然没办法,走这吧!」章绮伊牵著恪靖的手,走进内室,推开一扇窗。

  以前在家里,她要偷跑都跳窗,到最後气得阿玛索性将她房里的窗给封了起来,不过胤祉可没有先见之明的将窗给封死,所以也给了她一条跑出去的路。

  「爬窗?!」恪靖迟疑,这一点都不像个大家闺秀的做为,更何况她是大清王朝的公主。

  「是啊!」说著,章绮伊便撩起自己的裙摆,爬上椅子,「不往这走,就别想去了。」

  说的也是!恪靖心一横,也跟著章绮伊爬窗子出去,而且因穿著鞋子不方便,她索性还把鞋给脱了。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从另一侧溜了出去。

  「我们可得快去快回!」章绮伊一边跑,一边对後头的恪靖道,「不然等胤祉回来,可有我们受的。」

  老实说,恪靖一点都不把自己的皇兄给放在眼里,再怎么样,她是皇阿玛最疼爱的四公主,他能奈她何?

  「你挺怕我三哥的?」

  章绮伊闻言,脚步稍有迟疑,「我不怕他!」

  「我看不是这么一回事。」她的语气有著嘲弄。

  「开玩笑,」章绮伊停下了脚步,义正辞严的说,「他将来可是要入赘我家的人,我为什要怕他?」

  入赘?!

  恪靖的嘴一撇,胤祉他就算肯入赘,皇阿玛那关也不可能过得去。

  「等你们真能大婚再说吧!」她咕哝出声。

  「大婚?!」章绮伊困惑的看著她,成亲就成亲,说什么大婚,好像是皇室婚礼似的。

  「是啊!」恪靖率先往前走,「我们到了吗?」

  「在这里!」章绮伊连忙带路,「这里有点暗。」

  她带著恪靖进入挖有地窖的小屋,一进去,恪靖有些不能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

  章绮伊体贴的伸出手扶著她步下石梯。

  「小心点!」

  「喔!」恪靖放慢自己的脚步,跟著章绮伊。

  地窖里头阴暗而又潮湿,到了底端才有些微的光亮。

  「三哥也太放心了吧!难不成他不怕有人来救吗?连个守卫都没有。」

  「因为他笃定不会有人来救我!」底端传来冷漠的声音,使恪靖的脚步微微一顿,这个声音……

  她松开章绮伊的手,冲了下去。

  「恪靖!」章绮伊有些意外的看著她的举动,连忙跟上。

  恪靖看到那被绑著的人,有半刻怀疑自己看错了。

  「胤祹?」

  胤祹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後将头一撇。

  「怎么会是你?」恪靖走到他的面前,一脸的不可思议,是作梦吧?这一向最乖巧的弟弟,怎么会……

  「你认识他?!」章绮伊有些意外,发现恪靖的眼底有著哀愁,她没想过一向开朗的她会有这么一面。

  恪靖没有理会她,只是冷著声音说:「看著我!」

  胤祹没有理会她,她加重音调,「抬头看著本宫。」

  胤祹不太情愿的抬起头。

  「你——」

  「你怎么在这?」胤祹先发制人。

  「跟五阿哥来的。」恪靖简短的回答,「你呢?为何行刺三阿哥?」

  胤祹倔强的不回答。

  恪靖叹了口气,她一向不愿涉入诸位阿哥之间的争夺,因为不想见到手足相残,更何况这个还是她的同母弟。

  「为什么会这样?」恪靖露出痛心的神情,「是谁逼你的吗?」

  胤祹没说话。

  「你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恪靖火了,「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若你皇额娘看了会有多失望。」

  「那你呢?」胤祹不服气的回嘴,「皇额娘知道你出宫吗?若她知道,她一定也会落泪吧?」

  恪靖一时语塞。

  他们之间交谈的称谓透露出些许的古怪,恪靖自称本宫,然後皇额娘、出宫……章绮伊一脸的困惑。

  「他到底是谁?」拉著恪靖的衣角,章绮伊追问。

  「我弟弟!」

  「那他不也算是……」她的话声隐去。

  「胤祉的弟弟!」恪靖接口,她看著胤祹的目光一柔,「那为什么?难道连我都不能说?」

  「与你无关!」胤祹的口气满是不驯。

  恪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若将你的难处据实以告,我可以向三阿哥求情,饶你不死。」

  「现在我跟死也没什么分别。」

  章绮伊注意到他眼底的悲恸。

  「你就说说嘛!」她竟然动手想要解开他身上的链子。

  「你在做什么啊?」恪靖大吃一惊。

  「放了他!他是你的弟弟不是吗?这样绑著他不好,」章绮伊挫败的道,「似乎得要有钥匙才有办法放他。」

  「废话。」恪靖忍不住啐道,「你敢放了他?若我三哥怪罪下来的话,可有你受的。」

  提到胤祉,章绮伊有半刻的迟疑,但一想到胤祉把自己的弟弟关在这里,她就觉得不妥。

  「不如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杀胤祉吧?」章绮伊放弃的松开了手,目光移向胤祹漆黑的眸子,「就当做我被你砍了一刀的代价如何?」

  胤祹冷哼了一声,摆明不把她给放在眼底。

  「别这么高傲的样子!」章绮伊秀丽的脸庞有著困惑,「要杀一个人一定有原因,更何况是杀自己的兄长,如果是因为有人逼你的话,你大可说出来,我们可以帮你。」

  「你凭什么帮?」胤祹啐道,「你不过是个平民百姓。」

  他的语气使她不以为然,「平民百姓又如何?你们以为说什么皇阿玛、出宫,就代表你们是皇亲国戚不成!」

  她话一出口,恪靖和胤祹都没说话。

  章绮伊先是一楞,然後目光飘向恪靖,「皇亲国戚?」

  恪靖闪躲著她试探的目光,看向胤祹,「你可要帮我做证,我什么都没说,是她自己猜到的。」

  章绮伊脑袋突然轰的一声。

  「没那么严重吧!」恪靖眼明手快的扶住摇摇欲坠的她,「你可别昏在这里,我会被我三哥砍了的。」

  章绮伊思绪一片空白,还来不及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老实说,是你太後知後觉了,怎么看也看得出我三哥不是普通人吧!要不然你看我也知道,我这么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家闺秀。」

  此刻章绮伊根本就没有把恪靖的话给听进去。

  这真是太震撼了。

  「那你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章绮伊虚弱的问。

  恪靖跟胤祹对看一眼,恪靖一个耸肩,没有回答。

  「胤祹。」他冷冷的开口,「皇十二阿哥。」

  章绮伊深吸了口气,脸色微白,怀疑自己是在作梦。

  恪靖见状则是一个头两个大,看来自己是闯祸了,若是她不要强要章绮伊带她来这就好了。

  「伊伊姊姊——」

  「什么都别说。」章绮伊伸出手制止恪靖,神色一敛後连忙收回自己的手,看著恪靖,「你又是谁?」

  叹了口气,她低声下气的说:「我是和硕恪靖公主,我皇阿玛都叫我——四公主。」

  「好极了!」章绮伊一股气升了上来,这个该死的胤祉,把她当猴子耍,「一个阿哥,一个公主,那他呢?」

  「老实说……」恪靖有些为难,「三哥也是阿哥,早些年被封为诚亲王。」

  「亲王……好一个亲王。」

  她平静的神情看不出实际的思绪,这使得恪靖不安,她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都是他惹出来的祸事。

  胤祹只是冷哼一声,胤祉将会面临这女人如何的对待,根本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会入赘吗?」幽幽的,章绮伊问著两人。

  「入赘?!」胤祹平静的神情第一次有了变化,他怔仲的问:「你说的是三阿哥入赘吗?」

  「对!」章绮伊简短的说。「会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