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11 作者:凌淑芬

   

  “你想干嘛?”就不信他敢打她、骂她、教训她!有什么本事全使出来好了。

   

  结果,他的报复手段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随着房间木门呯的一声关上,一双热呼呼、火辣辣的唇瓣迎面压下来。

   

  “唔……”她想推开他,却敌不过他的力气。“唔……欺负弱小……算……算什么英雄好汉……”挣扎着在他的封锁下说出话来。

   

  他稍微松开对她的箝制,抵着她的樱唇呢喃:“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与‘英雄好汉’沾得上边?”

   

  呃……说得好像有点道理。但是,也不能这样对她乱来呀——来不及了,他已经再度吻住她!

   

  她想推开他,贴住他胸膛抵御的双手却不由自主地变成抚爱,悄悄溜上他的颈项,把他揽得更近更紧。

   

  他的身体暖热,蒸发着清爽的古龙水香味,微夹着汗气和挑逗的男性气息。这是一种无数男子梦寐以求的诱人体息。为何同样的古龙水,洒在旁人身上闻起来平平无奇,在他身上却显得如此清爽好闻?悠远的香味如同置身于森林之中。

   

  “你今晚有没有空?”

   

  她恍惚得几乎听不懂他的问题。“什么?”

   

  “你今晚有没有空?”他轻轻咬着她的耳垂。

   

  “有……”耳朵麻麻痒痒的,好舒服。

   

  “我请你吃越南菜好不好?”他低喃的嗓音轻轻引诱她。

   

  “越南菜?”她软绵绵地重复。

   

  听起来很不错,她从没吃过越南菜,尤其是和沈楚天一起……啊,不行,他这样缠绵悱恻地吻着她,她实在无法思考……

   

  一场罗曼蒂克的越南菜晚餐……又有沈楚天做陪,多美妙……

   

  菜!沈楚天!

   

  她的神智在一秒钟内回到脑子里。

   

  “放肆!”真可耻,差点上了他的大当。“居然敢‘色诱’我!”

   

  “试试无妨嘛!”他立刻抬出自己的招牌表情:故作无辜状。可惜!美男计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你想请我吃越南菜是吧?”她咬牙咧嘴地笑。

   

  “怎么?你肯答应?”他犹抱着一丝希望。

   

  “你会煮吗?”

   

  “呃,不会。”将军!而且是一着死棋将死地!“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的越南菜做得不错。”

   

  “等哪天你自己煮得出来时再来约我,至于今晚,给我乖乖留下来恶补!”他再混嘛!再混嘛!距离餐会只剩两个礼拜,他的厨艺不但丝毫没有改善,反而浪费了不少时间、资源和人力,自己不管好自己,还敢动她脑筋。

   

  “噢!补就补嘛!”玩完啦!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用棒球术语来形容爱情进展:一垒牵手,二垒拥抱,三垒接吻,本垒“大功告成”。对于她,他抱也抱过了,吻也吻过了。不过,显然在可预见的未来,顶多和她停留在“三垒阶段”。至于何时才能奔回“本垒”呢?只有天知道了。

   

  现在的他完全能体会球员胶着在三垒垒包上,望着本垒板兴叹的无奈感。

   

  唉!他无可奈何地踏出房门,却差点和另一个快速冲进来的人影相撞。

   

  “真的有古怪!”风师叔停在他们面前。“我一定要上去收服它!”

   

  再加上这一干怪客,呜……他的新恋情困难重重。

   

  “我也想收服‘她’,风师叔。”他可怜兮兮地诉苦。“可是‘她’太顽强,把我克制得动弹不得。”

   

  “果真如此?”风师叔瞪大眼睛。“风师叔替你出这口气,速速随我上来!”

   

  “多谢!”他打躬做揖。

   

  既然前两招都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他只好施展最后的绝招:出动她的房客们帮忙说项!

   

  等着吧!吴语凝。他记得从前有个女同学老爱引用琼瑶书里的一句名言:“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加入,但是,你的未来必须有我的一份。”

   

  虽然挺文艺腔的,但是这句话完全符合他目前的心境!

   

  绣芙蓉2003年8月15日更新

   

  语凝及时在他们蹦开公寓大门之前投降,认命地掏出钥匙替两个猛汉开门。

   

  “记得控制自己,不要乱来!”她把沈楚天拉到旁边耳提面命一番。

   

  “乱来?”他一脸大受侮辱的表情。“我从不乱来的。”

   

  “对,你只是教唆别人乱来,自己站在旁边看好戏。你这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我还不了解吗?”……慢着,废话!她和他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了解他?“反正,待会儿风师叔若有任何举动危害到我的公寓,你这个始作俑者永远别想走出这扇大门。”

   

  永远别想,是吧?沈楚天揉着下巴思量。嗯……这个想法挺诱人的。

   

  “师叔,待会儿你尽量施展,一切后果由我负责。”当下偷偷交代下去。

   

  “小子,你够爽快!”有人代替自己当炮灰,还有什么不好?

   

  风师叔来去如风,搬出他的家传法宝:墨斗、符水、桃木剑,开始设坛。

   

  其他房客被楼上的骚动声吸引,通通跑到上面来看热闹。这回真的让他同时见到所有房客了。

   

  “您好,我是沈楚天。”他向小路的妈妈曾春衫打招呼。

   

  “又闹鬼了?”她忧心忡忡的眉头纠结成一团,看得出来是个习惯性会为一切琐事担忧的女人。

   

  “放心,有风师叔在!”

   

  语凝撇起不屑的嘴角。他当然放心罗!房子又不是他的,斗法的人也不是他,他只要出一张嘴和一双眼就可以了,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您好,我是沈楚天。”他见过最后一位陌生的房客,科学家尹承治。“您的头找回来了?”

   

  “对,好不容易。”尹承治严肃的目光对准他。“没有头出门不方便。”

   

  “可不是吗?”他非常同情。岂只不方便,简直吓死人!

   

  语凝看不顺眼了。“你这小子很可恶!自己挑动风师叔造反还不够,还风凉地在一旁交际应酬,博取友谊。你是来拉票的?想竞选里长吗?”

   

  “我不想竞选里长!”他终于把注意力放回她身上。“我只想当你的户长。”

   

  “户长有什么好当的?”她愣了一下。户长只不过是一家之主,当她的户长也不过等于当她的老公——哦,她明白了!“可恶,吃我豆腐!”

   

  气得拧他耳朵,拧得他唉唉叫!

   

  “肃静!我要动手了,大家不要吵闹。”风师叔呼呼挥出两掌,摆出一个魁星踢斗的架势,开始念咒。“天上天兵下凡尘,地上妖魔速回避,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停停停!”她赶紧站出来捍卫家园。“风师叔,您确定这里真的闹鬼?”

   

  “当然。这间公寓一天到晚发出异响,一定有妖魔鬼怪作祟,不信的话,你们听。”

   

  原本乱哄哄的现场立刻安静下来,大家马上闭嘴。

   

  从小到大还没听过妖魔鬼怪作祟的声音,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实习一下,当然不可以错过。于是一群人侧着耳朵仔细听听看有没有精彩的事情可以写进日记本里。

   

  众人专心等了五分钟。凄清的月夜里,隐约传来几阵远方的狗叫声,空气分子互相撞击的回响在耳道内形成的共鸣,除此之外,他们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年纪最小的小路首先失去耐性。

   

  “哪有什么怪声音?骗人!”

   

  “嘘!”大家一起制止他。“再等等看嘛!”

   

  又过了五分钟——

   

  唉……一声幽幽的叹息在空气间飘荡。

   

  “有了,有了,我听见了。”

   

  “我也听见了。”活脱脱是恐怖片里哀怨的夜半叹息声。“真的闹鬼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