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15 作者:凌淑芬

  “你可知道,当一个女人和男性朋友交谈时,口中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不承认是吧?好,看我怎么揭穿你!”她摔下话筒,披上睡袍往门外冲。

  这个家伙,哼!他的死期到了!原本还在为了如何赶走他而伤脑筋呢!没想到他自动将把柄送上门。沈楚天,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无情。

  “沈楚天!”她飞奔到四B外面,用力拍他的大门。“快出来!”

  现在的他一定在里头惊惶失措,急着想编造藉口掩饰自己的丑行。不过,没有用的,她绝对不会买他的帐。

  “快开门!别想穷蘑菇拖延时间!”

  “来了来了。”里面传来他由远而近的招呼声。“怎么回事?哪里失火了?”

  没等他完全把门打开,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质问起来。

  “我问你,你刚才……”突然地,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尖锐的问题随着说话的能力一起消失。

  他……他……他竟然没穿衣服!

  她小巧的下巴垂到胸前。

  不不不,他并非全裸,但是也差不多了。姓沈的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小的、薄薄的、短短的毛巾遮掩住下身的重要部位。广阔的胸膛上布满晶莹的水珠,将肌肉匀称的运动家身材衬托得令人更想伸手摸一摸、碰一碰。尚未冲干净的洗发精泡沫仍然残留在发上、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洗澡洗到一半。”他拂掉从发梢滴下来的水珠。

  是啊,她晕眩地想着,他看起来确实是一副俊男出浴的模样:

  “呢,我是来……”来干什么的?她突然想不起来。“来……来……”

  “来找我?”他好心提醒她。

  “找你?”她好不容易才将眼睛从他的胸膛移回脸上。“呃,对,找你……”

  找他干么?

  “找我吵架?”这通常是她主动找他说话的原因。

  喝!没错,她想起来了。

  “我问你,”原本想伸手戳他胸口,考虑片刻,又改变主意。她可不想到时候被他反控性骚扰。“我问你,你为什么打电话来骚扰我?”

  “你在说些什么?”他一脸的大惑不解。“我明明在洗澡。”

  “别以为我不知道。除了你,不会有人这么无聊。你一定是挂上电话后立刻脱掉衣服,冲湿身体,再抹上肥皂……”

  “小凝,”他打断她的指控。“那通骚扰电话是什么时候打进来的?”

  “不久之前。”

  “那么,从你接完电话到见到我,之间大约隔了多久时间?”

  “顶多三十秒。”她不可能给他更多时间伪装。

  “而你觉得我有办法在三十秒之内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

  “……”好像有道理,她似乎把他想像得太神勇了。可是,除了他,还有谁会如此无聊,三更半夜不睡觉,特地打电话来寻她开心?“说不定你在浴室里打无线电话。”

  “小姐,”他啼笑皆非。“我才搬进来没多久,哪来的电话可以打?我连电信局都还没去过,谁来替我拉电话线?”

  她再度语塞。说得好像更有道理了,可是……

  不可能,一定是他,无论如何他绝对不是无辜的,这家伙的长相分明就和“无辜”两字扯不上边。

  “你也有可能利用大哥大。”总之,非归罪到他身上不可。

  “我没有行动电话!”他实在拗不过她。“如果不相信,你自己进来找找看好了。”

  “好!进去就进去,谁怕谁。”只要被她找到“凶器”,他非搬家不可。

  怒气不息地踩进他公寓,放眼望去,三十坪的室内显得略微空荡,单身汉的身外物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她一间绕过一间搜寻。

  “不要每回有什么坏事就往我头上推好不好?”他跟在她身后团团转。

  “这次可不是坏事,我把你和打电话的人联想在一起,还算抬举你哩,”她才不理他.四处翻翻看看的,不到十分钟就把整间公寓从里到外搜得彻彻底底。结果,里头不但没有电话,连一台长得像电话的东西也没有。

  “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他高瘦精干的体魄堵在房门口,端视房内犹不死心、东张西望的娃娃脸。

  她翻了一下他的书架,上面除了一堆运动书刊之外,连本小说或散文也没个影子。

  庸俗不堪的家伙!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对方好像比他高明,起码说话懂得引经据典。她敢打赌,如果问他“长恨歌”是谁写的,他八成会回答:“李白。”

  好吧,算她认错人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转头。

  “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有任何小辫子被我捉到……”

  一旦迎上他的身影,她的丑话又没能说完。

  “你你你你……”她气急败坏地指着他的鼻子。“你为什么还光着身子?”

  “我已经说过了,因为我洗澡洗到一半!”他悠哉闲哉的口吻直如谈论天气一般自然。

  “刚才趁着我找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衣服套上?”

  “何必这么麻烦?反正一会儿就要脱掉了。”他似乎很习惯在女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

  暴露狂!

  “那……你回去慢慢洗吧!”她开始有点后悔自己三更半夜跑进单身男子的公寓里找人家麻烦。

  她小心翼翼移向房门口,却发现他丝毫没有让路的迹象,面颊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采带给她奇异的感觉。她突然敏锐知觉到,两人的衣衫都不算整齐,房间的面积似乎比她记忆中来得小,而且,夜很深了……

  怪哉,平常对他吆喝惯了,一向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为何直到现在才感觉到忌惮?

  “对不起,借过。”

  “好,我“借”你。”他也不为难她,身子往旁边挪一挪。

  她瞄瞄他诡异的表情,再打量他让出来的那道小出口——宽度不到十公分。

  看起来就令人觉得不太安全。

  “能不能麻烦你移动一下千金之体?”除非她疯了,才会从他的身边挤过去。

  “可以呀!”他绽放熟悉的灿笑,采取全面配合的意愿。而后,缓缓朝她移动过来。

  天哪,她是叫他移动没错,然而不是往这个方向啊!

  “你走反了。”她提醒他,同时下意识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是吗?”说归说,他并未修正自己行进的方向。

  直到她跌坐在床沿,这才发觉后面已经无路可退,而前方的他还在节节逼近。情况非常明显,面对如此紧要的关头,若非我压人,便是人压我。她决定拿出平时对他作威作福的气焰。

  “我叫你让开,你没听见哪?”她张牙舞爪地吼他。

  “听见啦!”他已然杵立在她的正前方,高大的体魄对纤巧苗条的她而言具有压迫性的威胁感。“你真的要我让开?”

  “没错!”

  “不后悔?”他缓缓低头,嗅吸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暖香,热热的鼻息吹拂着她的鬓际。

  “不后悔!”即使后悔也不告诉你。

  “你很坚持吗……”他诱惑性的双唇触上她的脸颊。

  他会不会吻她?看样子好像会。那么,她该不该阻止他?看样子好像应该。可是,她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想这么做……

  沈楚天突然替她做好了决定。“好,我让开!晚安,祝你今夜睡得好。”

  嘎……嘎?

  “我回头洗澡了,再见。”他的身形消失在往浴室的方向。

  她不晓得自己正张大嘴巴发呆。

  就这样?没有任何拉拉扯扯的举动,没有任何故作矜持的姿态,没有任何兽性大发的场景?

  沈楚天居然在一天之内转变了?

  刷刷的莲蓬头水声从浴室薄门的另一端流泻出来,彷佛肯定了她心头的疑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