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17 作者:凌淑芬

  他颈背上的寒毛一根根地竖起来。

  “大人”回来了!每当语凝娃娃的口气太过甜蜜时,通常表示他有大麻烦了。

  他及时挤出一朵灿烂的笑容,假装没看见她的怒气。

  “小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邻长来敲门,告诉我……”

  “告诉“你”?”圆圆的娃娃眼眯了起来。“他干么告诉你?你是谁?这里的大厦管理员吗?”

  “呃……”原来她是为了这码子事生气。“气量大一点嘛,虽然这栋公寓是你的,不过依据三民主义的中心思想:主权在民,偶尔让我做一次主对你又没有什么影响!”

  “是的,“中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承志不知何时晃了过来。“原子的中心点包含了一个中子、质子、电子……”

  “尹——承——志!别来瞎搅和!”她几乎把两排牙齿咬碎。“我才离开几个小时而已,你们就造反了。我不管,去把大家给我叫进来,我要听听每一个人的解释!”**

  十分钟后,一长排人站在她面前等着替自己申辩。

  “风师叔,你怎么说?”她双手交叠在胸前,打算随时做出最后的审判。

  沈楚天抢在风师叔之前小声提议着:“请问,我可不可以排第一个?”

  “别插队!”所有人一起回头吼他。

  “噢,对不起。”他乖乖退回队伍的最末端。

  “今天中午,邻长过来了。”风师叔开始陈诉他的遭遇。“中午时分,阳气最旺,邻长的八字又轻,所以最适合在那一段时间出外通知……”

  “好了好了!”她对邻长的八字不感兴趣。“繁红,还是你说吧!为什么大家把这个宁静地搞得乱哄哄的?”

  “因为,”繁红祥和庄重地端凝她。“寂静本来就是动乱的前兆。”

  老天啊!劈一道巨雷下来打昏她吧!

  “我求求你们!”她按住脑袋悲鸣。“可不可以就这么一次不要和我歪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一次就好?”

  六个人互相看看对方。

  “请你等一下!”沈楚天严肃地竖起一根手指。“我们必须谈谈,麻烦大家围过来。”

  其他五个人立刻听命。

  语凝呆呆坐着,不明白他们搞什么鬼。就见六个人像橄榄球队般围成圆环,里面不时传出嘀咕的讨论。

  “听我说……”叽哩咕噜、叽哩咕噜。“所以……”叽哩咕噜、叽哩咕噜。“如此一来……”叽哩咕噜、叽哩咕噜。“这样你们了解了吗?”

  “了解!”

  “好。”他相当满意地转过头来。“我们讨论完毕。”

  其他人在他身后站成一排,用力点头支持他的发言。

  语凝霎时感觉到一阵心痛和吃味。“她的”房客居然变节,投靠到敌人的阵营去。“结论是什么?”

  “结论是,由我来当发言人。”他连珠炮地说下去。“下午邻长拿来一张社区运动会的宣传单上面有各项的运动竞赛项目希望区民踊跃参加我和大家讨论过后决定组队报名参加棒球比赛所以从今天开始正式集训。”

  中途连停都没停一下,讲完之后,立刻有三杯水递到他面前。他怀着感恩的心接过来一口喝下,没时间去思考这三杯水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你说话从来不用标点符号的?”这番说词可比绕口令,她怎么听得懂?

  “说话不需要用标点符号,”小路很高兴自己的知识派得上用场。“写作文才要。”

  语凝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从一数到二十。

  够了!她受够了!她只想拥有一段下班后可以安静休息的时间,难道这也是一种奢求?

  “所有人立刻从我眼前消失!立刻!”她跳起来大吼。“沈楚天给我留下!”

  “只有我?”原本他还想混在人群中逃离现场,这下子没指望了。

  “保重!”其他房客投给他万分同情的一瞥,但是没有人愿意留下来陪他当炮灰。

  好个朋友道义!他真是看清他们了。

  人满为患的公寓顷刻间走得干干净净,空汤汤的客厅独留他罚站在正中央,一个神色不善的圆脸娃娃双手抱胸打量他。

  他还记得自己上回被单独留下来问话是国中一年级的事,当时他把训导处管理组长的假发拿来当拖把,最后被那个绰号叫“小叮当”的组长罚扫厕所。

  这回——可能不是罚扫厕所就能解决的。不过说真格的,他还搞不太清楚状况,要他死,起码也得让他当个明白鬼。

  “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自己生气的原因?”

  她死瞪着他,不敢相信他还有胆子问。

  “我问你,如果你是房东,有一天搬进来一个新房客,先是把你的其他住户灌得醉熏熏的,按着又带他们去做一些他们以前绝对不曾做的事情,并且让你的日子如坐针毡,还瞒着你帮全部的人——包括你自己在内——报名参加一项你最讨厌的运动,你会不会生气?”

  “会!”他老实承认。“不但生气,还会狠狠给那个作怪的家伙一个教训。”

  他不但有胆子问,还有胆子回答?她终于明白书上描写的“怒极反笑”是什么样的心情。

  “很好。”她的笑脸颇像恐怖片里的坏蛋娃娃。“这正是我想做的事情,给你一个教训。”

  他亮晶晶的眼睛情意缠绵地揪着她。“那你打算如何处罚我?把我五花大绑,扔到床上去,蹂躏我、欺负我、折磨我、凌辱我、禁锢我?”

  “你当我是变态狂啊?”她一个不小心差点被他充满渴望的表情逗笑。

  哦,不行。现在的她明明很生气的。怎么会突然想笑呢?

  “你不喜欢这个点子?”他晶亮的眼睛暗了下来,看起来好失望、好遗憾。“可是我很喜欢咧——如果我们的角色调换,我一定会对你这么做。”

  “你有完没完?”

  “要不然,我把自己五花大绑,扔到我的床上去,你还是可以在那里蹂躏我、欺负我、折磨我、凌辱我……”

  “住口!”她大脑的笑感应区域再度面临严重的考验。哦,不可以,倘若不慎笑出来,这家伙以后就会更有恃无恐,爬到她头上去。“算了算了,你走吧!下次给我小心一点,不准再背着我替这里的人做任何决定。”

  她担心他再耍宝下去,她真的会憋不住。

  “好吧!”他依依不舍地走向大门口,三步一回头。“我真的要走罗!趁现在还来得及,你想不想改变主意?我会是一个很合作的犯人。”

  “快滚!”

  他一溜烟逃出门外,决定暂时不向自己的运气挑战。

  直到他消失在视线之外,语凝才敢瘫进沙发椅内揉肚皮。

  真会被他给气死,若没气死,也会被笑死。早知道她就该买台V8把他的德性全拍下来公诸于世,让全台湾的球迷眼珠子掉出来,然后大声问自己:“这就是我的偶像吗?”

  由此可见,他在她手中可以死好几次,是她太仁慈了,才会放纵他到处作怪。

  滴滴答答的电话铃声打断她的思绪。

  “喂,我是吴语凝。”她随手接起话筒。

  “嗨!是我。”

  是神秘男子!今天他怎会这么早就打电话来?

  “现在才傍晚七点。”前几次他都是在入夜之后才打进来的。

  “我知道,可是我想念你的声音,无法等到深夜。”他的温柔、他的尔雅,一句通俗词语由他口中说出来却带着几分回肠汤气。

  “告诉你哦!今天我的房客们做了一件很宝的事情。”她急切和他分享所有的新鲜事。

  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培养出默契——不需要太深入了解彼此或过问对方不想讨论的事,更毋需要求和对方见面。他们只想谈话就好。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