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22 作者:凌淑芬

  好奇怪的感觉,她居然在确定自己终于恋爱的头一夜失身给另一个男人,而且隔天早上竟也没效法电视上的受害人哭得呼天抢地。

  是不是自己的道德感太薄弱了?她感到极端的困扰。

  “娃娃!”他喃喃呼唤她,翻个身继续睡得香甜。

  她被他的叫唤吓了一跳,这个声音好耳熟呀!

  “沈楚天,”她用力推他。“你再叫一次。”

  “嗯…干什么…”他拉高被子蒙住头。

  “你再叫一次嘛!”她把被子拉开,对着他的耳朵吼叫:“随便说点梦话也行“不要吵我……好困哦!”他用力抢回棉被,咕咕哝哝地趴回床上,继续睡他的大头觉。

  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听起来比他平时的音调更低沈,却和“他”的声音一模一样。沈楚天怎会发出和神秘男子一模一样的声音?

  “你醒一醒!我有话要问你。”她使劲推他、摇他,但是他的瞌睡虫道行更深厚。

  “再吵我就翻脸喽!”他的睡眼眯开一条缝,哔哩啪啦吼她。

  哇!有没有搞错?这里是她的公寓、她的房间、她的床耶!他不学书上的男主角说一些“我会对你负责”之类的甜言蜜语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大吼大叫?

  “你睡死好了!”她气呼呼地踢他一脚,冲进浴室里梳洗。

  睡猪,懒猪,笨猪!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幸亏她的个性坚强,若是换成其他女人,失身之后还被枕边人这般对待,早就跳楼十次八次了。

  由此可知,不只她的道德感有问题,她的眼光也很值得怀疑,才会爱上这种男人。

  “啊!”她掩住嘴唇。

  她刚才在想什么?爱他?怎么可能?不不不,她才不爱他咧!这个色狼、强暴嫌疑犯、讨厌鬼,她怎么可能爱上他?

  不可能吗?如果不爱,昨夜又怎会让他得逞?倘若她身上充满挣扎出来的瘀痕抓伤,她还可以说服自己一切并非出于她的意愿,然而,她的身体……

  洗手槽上方的镜子映照出一张赧红的娇巧脸蛋。她的身上当然有痕迹,不过,可能和挣扎扯不上关系,相信在他身上也可以找出类似的指痕……

  老天!事情的发展也未免太离谱了!

  “干什么?”浴室外,沈楚天突然爆出一声大叫,让她吃了一惊,她赶忙冲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搞什么鬼呀!”他已经从床上跳下来,忙不迭拂开一头一脸的水珠。

  如果娃娃气他昨夜占她便宜,趁着睡梦中捅他两刀也就是了,何必拿水泼他?

  不但拿水,还拿冰水!即使现在正值盛夏,被冰水泼醒的滋味还是很不好受耶!

  “你不觉得这种反应太激烈了?”他火大地拍乾身体。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刚起床的沈楚天脾气最暴躁。

  然而,一旦迎上眼前来人的身影,他的问题中途腰斩。

  泼他水的人不是娃娃,而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并且面孔好眼熟。

  “你是谁?”两个男人同时问出来。

  对方一脸怒容,揪紧了眉头,似乎也觉得他很面善。

  他一定见过他,一定见过!

  “啊!”两个人又同时叫出来。

  “沈楚天!”

  “吴教练!”

  他们一起认出对方的身分。

  “他妈的!沈楚天!”森尧豹职棒队的王牌教练吴泗桥揪住他的手臂。“你在我女儿的床上干什么?”

  第八章

  五个老弱妇孺窝在房东的公寓门外,竖直耳朵聆听里面的动静。

   

  “静悄悄的,听不见。”繁红幽幽报告她的窃听成果。

   

  “要不要换小路听听看?”承治的变眸投射出兴奋急切的波光。

   

  于是,悉悉卒卒的衣衫在楼梯间来回摩擦,绝色美女与小孩交换了地理位置。

   

  “阿弥陀佛,如来佛祖保佑。”风师叔喃喃祈祝。“这一次,我的老本全下在里面了,一定要保佑我赢。”

   

  沈楚天知道自己张大嘴巴的样子一定很拙,然而,他硬是合不拢。

   

  他的房东居然是他教练的女儿!

   

  “爸!”语凝的娃娃眼瞪得又圆又大。“你怎么可以不敲门就闯进来?还拿水泼我的客人?”

   

  “你居然在‘那个地方’招待客人?”吴泗桥发颤的手指点住她的床铺。“老天!难道我的家教如此失败?我的女儿居然瞒着我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觉得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伤天害理的。”沈楚天插嘴。“如果大家都不做,人类岂不绝种了?”

   

  “闭嘴!”父女俩同时吼他。

   

  “小凝,你老实告诉爸爸,”吴泗桥紧紧握住她的手。“他以暴力胁迫你屈服,一切并非出于你的意愿,对不对?你放心,老爸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扼,娃娃,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哦!”他隐约记得昨晚曾讨论过“强暴”的问题,她不会选在此时落井下石吧?

   

  “爸,你紧张什么?”她的目光冰凉如水。“这些年来你想尽办法要把我推销给你的‘小朋友’,现在我终于和其中一个扯上关系了,你不是该开心得放鞭炮吗?”她的反击充满讽刺意味。

   

  吴泗桥的紫膛脸胀成暗红色。“我可没叫你和他们……扯上这种关系!!”

   

  沈楚天越想越不对劲。娃娃如果是教练的女儿,那么……

   

  “啊!慢着,你就是咱们队上有名的‘白雪公主’?”好不容易合拢的下巴又掉下来。

   

  吴教练有个难缠的女儿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几个队友曾被邀回他家吃饭,隔天出现时若不是身上有伤,便是心理受到严重打击,然后便会流出一些奇怪的传言,比如“莫名其妙的女人”啦、“诡异的邻居”啦、“女主人的脸和食物一样冷冰冰”啦……“白雪公主”的名号便如此这般地不偠摺

   

  沈楚天自己也曾受邀过,然而地挺识相的,既然队友们在教练家里讨不了好,他也不想自讨没趣,送上门当“白雪公主”的第N号战利品。所以一直和她缘悭一面。

   

  没想到,恶名昭彰的“白雪公主”竟然是他可爱的暴君娃娃!

   

  “我是为你好!”吴泗桥终于找回他正常的声音。“一个女孩儿家独自打理这栋公寓,还收留了一群不付房租的房客,我担心你被人骗了,这才好意帮你介绍合适的对象,将来替你分忧解劳……”

   

  “不用说得如此好听,”她压根儿不领情。“你只不过想早点把我推销出去,好霸占我的公寓。”

   

  “小凝!”吴泗桥大喝。“我实在不愿意拿出事实来逼迫你,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我才是这栋公寓合法的拥有人!”

   

  “胡说!”语凝的脸色霎时蒙上一层惨白,漱口杯从她的指间滑落到地毯上。

   

  “娃娃!”沈楚天被她的反应吓到了。他随手拉过床单围住下半身,跳下床将她拥入怀里。

   

  “你乱讲,爷爷早就说好这个地方要留给我。”她的眼光瞟向他,气势明显地微弱许多。

   

  “我知道。”吴泗桥的嗓门也软了下来。“正因如此,我才没有强迫你搬出去。不过事实终归是事实,你爷爷过世之前来不及更改遗嘱,所以这栋公寓名义上属于我。”

   

  “我想搞清楚几件事!”他突然插进来。“这间公寓是你们争执的关键。两个人都想把它讨回去,对吧?”

   

  “嗯!”父女俩一起点头。

   

  目前的情况显然非常复杂,公寓一下子是教练的,一下子又是娃娃的。他弄不清楚他们父女之间的恩恩怨怨,然而看得出来娃娃明显居于下风。他当然不能眼睁睁任娃娃被人欺负,即使对象是他的教练、她的老爸也一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