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纹 > 典妻(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典妻(下)目录  下一页


典妻(下) page 8 作者:子纹

  有那么严重吗?陆芷儿好笑的看著他,再次瞄了那把被丢进垃圾桶里的断剑,虽然丢掉有些可惜,但是她爸妈会原谅她的,毕竟女儿的命总比把破剑有价值多了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陆芷儿在柳氏企业里上班,对于她这个小老板娘,众人从一开始的敬爱到最后跟她打成一片。

  毕竟爱耍宝的她,左看右看都不像个老板娘的样子,再加上她的职位是──总务小姐。

  说总务小姐是好听啦,实际上只是个打杂的罢了。

  没办法,她陆芷儿什么都好,就是念书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好的表现,所以只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专学历。

  柳靖亚本来打算给她安插个秘书职位,但她才不想自己忙得要死,虽然当个总务小姐职位不高,但自由自在,还有时间与同事闲磕牙,她想,这样的日子应该比较适合她吧。

  “芷儿、芷儿,听说我们公司要倒了,是不是真的啊?”

  一大早进了公司,就有人围著陆芷儿问东问西,柳家财务出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照理说不该引起太大的骚动才对。

  不过就在今天,从上层下了消息说,有大人物要来,要底下的人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公司是成是败就看今天这一战了。

  “可能吧。”她缓缓将薄外套脱下挂在椅背上,不是很热中的说。

  “可能?!”看到她的样子,同样属于总务课的陈淑德对天一翻白眼,“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公司好歹是你老公家的。”

  陆芷儿压下打哈欠的冲动,她昨晚睡得并不好,毕竟被严昊像个大抱枕似的抱了整晚,只要是正常人应该都会睡不好。

  不过严昊本人倒是一起床就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直说因为有她在身旁,所以他才能好好睡一觉,而天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睡觉了。

  陆芷儿在心中苦笑,自我安慰至少以自己的失眠换来了他的好眠,这样很好!

  “芷儿,你在发什么呆?”课长拍了拍她的肩膀。

  陆芷儿忙不迭的回过神,“课长,什么事?”

  “董事长要你去他的办公室。”他一副天要塌了似的表情,毕竟现在不景气,若公司真倒了,他一家大小可不知道要拿什么过活了。

  “喔!”随意应了声,她动作还是慢吞吞的。

  反正她一向不把柳家老头放在眼里,所以她依然慢条斯理的将该整理的资料整理好,该做的工作做完,才缓缓的走向董事长办公室。

  一进门,室内一片死气沉沉。

  “芷儿!”柳靖亚一看到她上立刻迎了上去,那表情似乎是安心她完好无缺的出现在这里。

  陆芷儿瞄了他一眼,“干么,有人死了吗?”

  他脸色微变,知道她不高兴,他搔了搔头,“你还好吗?”

  “你们叫我来,不会就是问我这句话吧?”她讽刺的看著柳家三口。

  柳靖亚有些赧颜,他真的是对不起芷儿,非但没有办法给她过幸福的日子,还逼著她去……

  “靖亚,你到一旁去。”邵淑君推了他一把,站定在陆芷儿面前,“昨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她装傻。

  “芷儿!”邵淑君的音调微扬,“我现在没时间跟你抬杠,那副总裁到底满不满意你的服务?”

  若目光可以杀人,她很乐意杀她个千百遍。

  “妈,我好像还是你的媳妇吧?”陆芷儿冷淡的口气有著讽刺。

  邵淑君一楞,但随即义正词严的说:“就因为你是我的媳妇,是柳家的一份子,所以现在柳家有危机,你更是要义无反顾的用尽一切手段替丈夫稳住他未来的江山。”

  深吸了口气,她实在不知道柳靖亚怎么会有这么一对势利眼的父母。

  就见柳靖亚羞愧得低著的头都快黏到地上去了,陆芷儿伸出手拍了拍他,“我想应该没问题。”

  他微抬起头,不太能理解她的话。

  她对他挤出一个笑容,“柳家这次应该可以过关。”

  柳家两老一听,露出开心的笑容。

  柳靖亚闻言没有预期的兴奋,有的只是浓浓的愧意。“对不起。”

  陆芷儿在心中叹了口气,至少,在柳家还有一个是有良心的。

  她淡淡瞄了他一眼,“老实说,要不是因为你,我根本懒得理那两个讨人厌的老鬼。”

  柳靖亚看著父母在一旁开心讨论著与升尔科技集团合作的计画,压根没有去想陆芷儿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使柳家渡过危机,他更觉羞愧。

  他迟疑了好一会,才硬著头皮问:“他对你好吗?”

  她轻笑了声,“放心吧,我很会照顾自己的。”

  听到她这么说,柳靖亚稍稍释怀。

  他知道自己若再强势一些,或许就可以使芷儿不用面对这些难堪的事,只是──看著仍热烈讨论著的父母,他实在没有勇气去挑战他们的权威。

  “你的伤呢?”他指了指她的肩膀。

  “好多了!”她动了动,“几乎不会痛了,说到这个,还要感谢你,毕竟你也算救了我一命。”

  “你不要这么说。”他的样子好像想找地洞钻似的。

  陆芷儿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不要放在心上。

  “那把古剑呢?”柳靖亚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我觉得你放在置物柜里就好,不要再把它吊起来了。”

  她眨了眨睛,老实说──古剑被丢了!不过若这么说的话,好像自己很没胆识似的。

  “芷儿?!”看她不回话,他轻唤了声。

  “剑不见了。”她嘟嚷的回答。

  他一愣,“怎么会?我就放在置物柜里啊。”

  她耸了耸肩,“反正不见就算了,我不在乎!”

  “你才不会不在乎,邢是可你爸妈的遗物!”柳靖亚很明白那把古剑对她有多重要。

  她瞄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一定是在什么地方,我回去帮你找。”

  陆芷儿在心中叹了口气,“我劝你最好不要。”

  “为什么?”

  “你藏了个人,我也是。”

  他楞了楞,“你是说,你跟……”

  她点头。

  柳靖亚有些意外,芷儿可不是个随便的人,她与那个副总裁不过相识数日罢了,怎么就同居了?

  他正想问个详细,但是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他只好按下扩音键。

  “董事长,升尔科技集团的副总裁来了。”

  柳家两老立刻停下谈话,“立刻请他进来!”

  两人迫不及待的迎上前,几乎在同时,门被从外头打开。

  邵淑君看到来人,欢迎的笑容微僵在脸上,眼前这个东方男人可与昨夜他们在饭店里看到的那个外国男人相差十万八千里远。

  “这……”她看到对方浑身透露出的森冷气质,不由心一颤。“请问你是──”

  “严昊。”他简短的回答,目光梭巡著,看到了陆芷儿,眼神一柔,不过看到站在她身旁的柳靖亚时,他眼底却滑过一抹伤痛。

  虽然很快,但陆芷儿还是捕捉到他眼神的转变,她瞄了柳靖亚一眼,如果严昊是在吃他醋的话,那他真的是白吃了。

  “严昊?”邵淑君与柳开村交换了疑惑的一瞥,印象中,升尔科技集团没有姓严的人。

  “他的英文名字是崔迪。”陆芷儿在一旁懒懒的附注。

  一听到这个名字,两人同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商场上谁不知道升尔科技集团的创立者比尔有个优秀的继子──崔迪,冷面崔迪。

  “可是昨天那个──”邵淑君想起了威尔,她看著严昊,但就见他冷著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她飞快的移开视线,万万没想到这次跟柳家交易的,竟然是冷面崔迪。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