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卡儿 > 宝贝上错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宝贝上错床目录  下一页


宝贝上错床 page 13 作者:卡儿

  「裴佩……」他的声音沙哑、低沉。

  「啊?」

  古越驰似乎看到她充满困窘的眼眸深处,闪动着他日夜祈求的欲望火花。

  但那火花在瞬间就消失,被困惑与挣扎取代,彷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但是又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而感到恐惧万分。

  裴佩迅速挣脱闪开,并紧紧握住双手瞪着他,「我只是一时好奇你在忙什么,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她不敢再重蹈覆辙,一次就够了。

  「裴佩。」他轻抚她的脸颊。

  这一次她猛然跳开。「我真的只是进来看看。」

  「真的只是好奇我桌上的东西?裴佩,别……」

  他伸手轻拂她的头发,但她紧抓住他的手腕,然后用力甩开他。

  「不,我们不能再一次,我不要。」

  莫非她感觉到他痛苦的压抑?

  他的眼睛瞇成一条缝,「妳说谎,妳的心里和身体都非常明白。」

  「住嘴!」裴佩气急败坏的说。

  她的气恼更证实了他的揣测。

  「想否认?」

  古越驰伸手去抓她的手臂,但是又缩了回去。

  强硬的手段只会惹她愤怒,他在痛心、激动与挫折中下了决定,他要这段感情正常化,彼此建立深厚情感,他要小心经营直到她服输为止。

  「本来就没有的事,我为什么要否认?」

  她的眼中有毫不伪装的怒火,不听使唤的亢奋也像烈焰般的灼热,无法隐藏自己与他一样动情。

  温柔的语气,却是毫不放松的强硬进逼,「妳是害怕我们再一次有肌肤之亲,还是藉由拒绝逃避自己的感情?」

  裴佩彷佛被他打到一样,惊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你胡说……我们根本不可能……」

  她的举动让他好难过,如果这是他应得的报应和必须付出的代价,他必须忍受,这一仗他必须要赢,不惜任何代价也不惜生命,绝不容许他们再分离。

  「妳错了,为什么不可能?妳的理智被要命的自尊困住,所以没发现真正的我。」

  「不!真正的你只是一个卑鄙、傲慢和、和……」裴佩极力搜索其他辱骂的字眼攻击他,「心怀不轨。」

  古越驰无声的轻笑,否认她的指控,「我只是被爱情冲昏头。」

  他温和的目光中蕴涵的力量足以粉碎她脚底的世界,坚决的表情加上他掷地有声的语气,显然他占了上风。

  他爱上她,真的吗?

  裴佩顿时在慌乱与兴奋间挣扎。

  「至于妳刚才在我身上发现的新性格,或许有时候我就是那个德行,我会坦诚欣然接受。裴佩,妳记住我的话,必要时,我会不择手段获得我想要的东西,千万别忘记这个警告,对任何我感兴趣的人事物,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包括妳,因为妳是属于我的。」他迎向她呆愣的目光,抬起她的小巧下巴,「我要妳的忠诚、要妳的人、要妳的心,少了任何一部分都不行。」

  裴佩的脑子受到这个巨大威胁而轰然作响,她慌乱的想挽救她残余的理智,无数复杂的感情在她心中翻腾、煎熬。

  她觉得自己又喜又忧、无从分辨。「你只是口头上吓唬我,我知道你不在意我,你在意的是从彦。」

  提到裴从彦,她最亲爱的儿子都已经变成他的盟友,思及此,一阵酸楚涌上她心头。

  「我承认我在意从彦,但是我更在意妳。」深沉的眼隐含浓情,他含情脉脉的注视她。

  裴佩顿觉自己像个不断下沉的溺水者,滑进令她手足无措的漆黑中。她不断用力咽口水,舔着干涩的唇瓣。

  古越驰向前倾,用指尖轻拂她的脸蛋,「说真话,裴佩。」他轻声细语的问:「妳爱我吗?」

  虽然自从十年前的肌肤之亲之后便断绝消息,但这十年中她从来不敢妄想还会再见面,甚至相认的一天。

  爱他吗?

  裴佩不知道,只知道这件事来得太快、太急、太突然,她完全猝不及防。

  「你别忘了,我们才刚刚认识彼此,现在谈……爱,是不是太快?」她惊惶地记起横在他们之间的陌生感。

  「又来了。」古越驰厌烦的表示轻蔑,「世上有种情况叫作一见钟情。」

  「那只有在梦幻的小说情节里才会出现,现实生活里……」

  他一把将她拥入胸怀,让她的身体贴紧他赤裸的胸膛。

  裴佩惶恐的张大眼睛凝视他,「你……」

  「别以为它不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里,这样的情节早已经发生,甚至在进行中。」他目光炽热的瞪着她。

  「不……不可能……」她勉强从似哽住的喉咙中挤出一句话。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他的手指滑过她的手臂,梳过她的乌发,然后扣紧她的肩拉向他,让她原本不住颤抖的身体抖得更加厉害。「只要妳愿意接受,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是吗?

  裴佩仔细凝视他的脸,一张诚恳、深沉又俊美的脸,一个她现在才真正认识的男人。

  「吻我。」

  她的邀请令古越驰一怔!

  这个要求那么自然,连她自己都感到讶异,可是她要证实隐藏在她心底那份的波动只是一时激情,还是一份真实情意。

  为了确定,她聚起勇气再说一遍:「现在就吻我……」

  她无法控制狂跳的心脏,紧张的不断舔着嘴唇。

  他心醉的凝视着她,将桃腮微红的她拉进怀里,并将唇紧密地覆在她的唇上,狂野地吻着她。

  他熟练的技巧引导和挑逗,让她彷佛置身梦境中,整个人飘飘然、四肢无力,像被勾去了魂魄。

  他双手从背后托起她,火热的唇则在她身上烙下吻痕;他听到她不由自主的嘤嘤娇喘声,那令人销魂的低喃,无疑在他失控的欲火上加油。

  饥渴的欲火不断折磨着他,古越驰多么渴望马上解除耐心的誓言,就此剥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服,进入她的身体,紧密的合而为一。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那很有可能会摧毁他刚刚建立与巩固的信任。

  他紧急踩煞车,忍痛中断瑰丽的梦幻。

  他紧握她的手,让它平贴在他胸前,让狂飙的心跳在她掌下震动。「我们有很长的时间让我们慢慢来。」

  裴佩错愕不解的望着他。

  他的嘴抿起,露出温馨浅笑,「我是一个贪心的人,我要的是妳的全部,而不是只有一部分。」

  从他的眼中发现某种不同的神色,是她与他相认之后,从未在他眼中出现的特殊神色。

  「明天就要出发,快去休息。」他温柔的亲着她的额头。

  「你也早点睡。」裴佩转身走出他的房间。

  当房门缓缓地掩上,他立刻崩溃瘫倒在床上,用力喘着气,手指紧握,不时发出喀喀声响。

  一时半刻退不去的激情,他哪有办法安然入睡?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翌日──

  客厅外传来轰隆隆的嘈杂声。

  一整晚都没法好好睡一觉,脑袋瓜一阵嗡嗡作响,古越驰没好气地坐起身子,「外面在开轰趴啊?吵死人!」手敲着正胀得快炸开的脑袋。

  砰、砰、砰!

  他不由得怒从中来,「吵什……」

  「老爸,起床喽!」裴从彦在门外喊完随即跑开。

  正要飙怒的古越驰乍听儿子的声音,没辙地抑住怒气,无奈的吐口气。以前他自大冷傲没人能治得了他,但恶马恶人骑,马上就出现两个克星,一个是裴佩,另一个就是宝贝儿子──裴从彦。

  古越驰乖乖地离开温暖的被窝,随手抓了睡衣往身上一套,睡眼惺忪的走到门边,才打开门──

  「不准吵我!」前面传来摔门声。

  古越驰站在门边愣了一下,看到儿子站在裴佩的门前,双手拇指顶在两边脸颊,伸长舌头做鬼脸,「天底下只有老妈的起床气最大。」

  古越驰站在门边轻唤:「从彦。」

  裴从彦听见爸爸的声音,马上转身面带微笑的冲向他,「老爸,早。」

  古越驰望了一下前面那间紧闭的房门,「你老妈不肯起床?」

  「可不是,她只要没睡好,第二天的脾气就特别大,我猜她前一晚一定没睡好。」他无辜地眨眨眼,无意间也泄了裴佩的底。

  原来没睡好的不只有他……

  古越驰心里有数,若有似无的浅笑,「装备都带齐全了吗?」

  裴从彦的脸上随即绽出灿烂的笑靥,「别忘了,我可是经验老到的探险者,不需要吩咐,我会准备齐全,只是……」他诧异的眼神在他身上打转,「老爸,你呢?你该不会就穿着睡衣出门吧?」

  睡衣?

  古越驰低头扫了一下身上敞开的上衣,露出赤裸的胸膛,顿觉好笑的双手扠在腰上,帅气地摆了一个姿势,「你不觉得老爸这身打扮也挺帅的?」

  「你穿什么都帅,只是……」裴从彦手指着他的胸口,「你昨天被猫还是狗突击,要不你胸口怎么会有爪痕?」

  爪痕?

  他错愕的低头看仔细,可不是,胸前隐约看见四条红色抓痕……一定是裴佩昨天太过激情,留下记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