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卡儿 > 宝贝上错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宝贝上错床目录  下一页


宝贝上错床 page 6 作者:卡儿

  「真的?」裴佩半信半疑。

  古越驰大大地吐口气,「不需要骗妳。」

  他的一句肯定,瞬间扫去她脸上所有的忧郁和阴霾,「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是我说的,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妳不能阻止我跟儿子相认,让我有机会弥补他,学做爸爸。」

  「这……」她犹豫起来。

  「我都已经让步了,妳就不能退一步吗?」古越驰黑眸瞇成一条缝,反诘。

  即使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但是他说的没错,他已经让步,她没理由剥夺裴从彦应有的父爱。

  「好吧,我答应你。」

  看她终于点头答应,这份喜悦胜过发现女神庙时的兴奋。

  「我还有一件事要问妳,看得出来妳深爱从彦,为什么不让从彦去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

  「你是指一般九年义务教育?」裴佩嗤之以鼻的白他一眼。

  古越驰微笑,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盯着她,「当然。」

  「我让他去适应过一段时间,那些课程对他来说只是幼稚园的程度,他觉得很无趣,起先我也不信,以为他和一般小朋友一样只是为了逃避上学而自我膨胀,其实不然,测试的结果证明那些课程对他来说太简单,所以就没让他继续上学。」裴佩一副以儿子为傲的得意模样。

  他难以置信地皱起眉,「从彦的智商……」

  「一九五,你相信吗?他可以直接跳级上高中,而且还是高三。」

  「智商一九五?」古越驰不禁大吃一惊,他竟然有个天才儿子!

  「这几年东奔西跑挖宝、寻宝,幸亏有他,才能精准的算出藏宝确切的地点,有一次我们在阿拉伯寻找宝藏……」说起儿子的本领,裴佩说得口沫横飞、眉飞色舞。

  古越驰这才明白柴影来见裴佩之前所说的话,要裴佩接下这份工作,一定要先收买裴从彦。

  「等等,这几年妳一直带着从彦出门寻宝?」

  她终于停住对儿子的赞美,怔怔的看着他,「刚才已经说过,我现在少不了他。」

  古越驰敛眉凝思,「这么说,这一次去辽宁势必要带从彦一起去?」

  「辽宁?」裴佩质疑的目光霎时僵在他脸上,「我什么时候答应去辽宁?」

  古越驰似笑非笑地面对她的质疑,「我现在正在跟妳商议这件事。」

  商议?

  「可是你刚才的口气不像是商议,而是决定。」裴佩不买帐的横他一眼,「我不想去辽宁,包括从彦。」

  「不肯帮我这个忙?」古越驰醇厚的声音里藏着一丝笑意。

  「不帮!」裴佩坚决摇头拒绝。

  「为什么?」总要给他一个足以说服他的理由。

  裴佩瞪大眼睛严厉地看着他,「我们母子平日与你素无瓜葛,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和从彦就得帮你忙。」

  「前一小时妳可以说我们素无瓜葛,但是现在妳不能再说我们之间素无瓜葛,别忘了,我们已经共同有个小孩。」古越驰无声的笑,讽刺的强调。

  想拿从彦威胁她就范?作梦!

  「你好像忘了之前的协定,从彦跟我姓,他是我的儿子。」

  「可是妳也别忘了,妳同意从彦喊我爸爸。」古越驰立即反击。

  「那也只是口头上喊,你以为喊一声爸爸就可以支使他?哼!那是我不愿意替他找个爸爸,否则他可以满街喊爸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裴佩不畏怯的回顶。

  「妳再说一遍!」古越驰瞇起眼,双眉紧皱,冷冽的外表隐伏着即将爆发的火山。

  锐利凶狠的目光刺得裴佩吓得缩起脖子,「我是说……说……」声音小得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说什么?平时她的伶牙俐齿这会儿怎么全冻住了?

  「从彦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前往辽宁,还是由他自己决定。」他全身僵直、面无表情,不想再跟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争执。

  裴佩一时情急,没好气的说:「相信以你的年纪和身分地位,也应该早已娶妻生子,你要是想带儿子去辽宁,为什么不带你家里的妻儿去?」

  古越驰讪笑的瞥她一眼,「由此可见妳平时不看八卦杂志,我还没有老婆孩子,现在有了。」

  裴佩顿时傻了眼。

  这是什么意思?他把她当成他老婆?

  她一张粉脸瞬间红透,像颗苹果一般。

  「我没答应你要做你老婆。」裴佩急得抗辩。

  古越驰顿觉好笑的轻抚她的脸,声音低醇醉人,「不做我老婆都不行,因为妳手中有我的儿子。」

  裴佩沮丧的长叹口气,「一事归一事,倘若今天你没发现有儿子,你根本不可能会记得我。」

  古越驰抽回手,嘴边扯出冷冷的笑意,「妳错了,在没有妳的名字和住址的情况下,我找了妳十年,信不信由妳。」话落,他转身走向房门口。

  裴佩闻言,错愕不已。

  他找了她十年?难道就从那一夜之后,古越驰就开始寻找她的下落?

  第三章

  古越驰步出裴佩的房间,脸上的神色除了凝重,还有一分微愠,裴佩答应裴从彦认他这个爸爸,却不愿意带着裴从彦跟他一起去探险。

  走入客厅瞥见裴从彦仰着小脸望着他,圆圆的眼睛睁得老大,古越驰的心里泛着一股复杂难懂的情愫。

  他突然间多了一个十岁的儿子,而对裴从彦来说,一个爸爸莫名其妙的从天而降,他相信裴从彦此刻的心情和他一样,这突如其来的事实宛如青天霹雳,轰得人不知所措。

  古越驰蹲下来注视儿子,大手轻抚他粉嫩的小脸,内心变化起伏令他一时无法言语。

  「很抱歉,今天我才知道有你的存在。」轻柔的音调充满慈祥与歉疚。

  这是爸爸的手?

  裴从彦激动得眼眶盈满泪,却倔强地不让泪水滑出,他用力吸了鼻子,「没关系,至少我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从石头缝蹦出来的。」

  莞尔的童语,是讥讽还是安慰?

  古越驰难抑内心的激荡,张开双臂将儿子揽进胸怀,「我会补偿这十年来对你的亏欠。」

  裴从彦轻轻推开古越驰的温暖臂膀,「其实你对我并没有亏欠,因为你之前根本不知道有我的存在。」

  好懂事的孩子。

  父子天性,一股父亲的慈爱由心底源源涌出,古越驰又将他抱入怀中。「好孩子,谢谢你原谅我。」

  裴佩走出房间,踏入客厅第一步即看到这一幕父子相认的温馨画面,不由得一股怒火往上涌。

  没理由十年后才出现的他就马上得到儿子的爱,她贴在侧身的双手慢慢地紧握成拳。

  靠在古越驰肩上的小脸,瞥见满脸醋意的妈妈蓦然出现,裴从彦聪明地连忙敛回满心狂喜,眨一眨眼睛,无奈的往上一翻。

  裴佩怒气冲冲的走上前,硬是将儿子从古越驰的怀里拉开,「认亲的时间结束了。」

  古越驰不满意她的蛮横,瞋目怒视裴佩,「他也是我儿子。」

  裴佩将儿子往身后一拉,露出一副捍卫领土不得侵犯的威武,「他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古越驰神色丕变。

  「那是我之前不知道此事,要是我知道妳怀孕,我不会让妳一个人独自为他把屎把尿。」

  裴佩瞋怒,「是呀,我已经养他十年,你现在突然冒出来就想要理所当然的接手。」

  「接手?」古越驰气急败坏的瞪着眼前不可理喻的女人,「从彦是人,不是东西。」

  裴佩气得全身不停的颤抖,朝他怒吼:「不必你提醒我,我当然知道他是人不是东西!」

  裴从彦看着他们水火不容继续缠斗不是办法,忍不住推推妈妈。「老妈。」

  裴佩没好气的侧头看他,「干什么?」

  裴从彦一脸无辜的望着怒气冲天的妈妈,「招惹妳的人是他,我老爸,与我无关,别把我也骂进去。」

  「可恶的小鬼!」裴佩的手指用力戳儿子的头,「左一句老爸,右一句老爸,我养你这么大还不如认你不到十分钟的老爸,再说我哪儿骂你了?」

  裴从彦为了不激怒养他十年的老妈,并给她留一点面子,假装很无奈的转了转眼珠子,「妳刚才骂我不是东西,现在反口说没骂我。」

  说完,他马上转身一溜烟跑到柴影的身旁,拿柴影当挡箭牌,他可不想被老妈的怒火波及,刻意推推柴影。

  柴影看了一下身旁的裴从彦,忍不住露出促狭诡笑,「想拖我下水?」

  裴从彦不语,只是莞尔的挑一挑眉。

  柴影无奈,只好跳出来搅合他们的家务事,「你们两人为了从彦吵了大半天,也该结案了吧?」

  裴佩先发制人连吼带咆:「要你多话!」

  古越驰重新镇定自己的情绪,「其实也没什么好争,儿子是两个人的,十年来我所亏欠你们母子的,我会尽全力补偿。」

  裴佩不领情地啐一声,「不必,我不缺钱也不缺人,更不需要你的补偿。」

  古越驰的脸色再度难看,可是看在裴从彦的份上,忍住怒气,「妳不领情就罢,我补偿从彦总可以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