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10 作者:陶乐思

  还没听钟瓈把话说完,魏启明就一把将钟瓈拉到身后,对向天阔表明立场——

  “向老板,虽然你是我们的客户,但有一点必须让你知道,我们Tip的专业能力不需要靠女职员交际应酬来证明,今天你和我们钟主任的行程,我想……先取消比较好。”

  向天阔怔了怔。

  他……这是被呛声了吗?

  看来应该是。

  不过,他却不讨厌这个叫魏启明的家伙,反而还挺欣赏他的。

  身为一名主管,能够不顾利益,挺身维护下属,足以证明他是位正人君子。但就算他再怎么君子,那只捉着钟瓈的手,还是教人看了很不顺眼!

  “呃……总监,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啦……”钟瓈尴尬地要解释,魏启明却一副保护者的态度制止她。

  “钟瓈,不用担心,有问题我扛。”他低声安抚她,兀自认为钟瓈是为公司着想,怕得罪客户。

  难不成,这魏启明把他当成想占女人便宜的下流角色了?向天阔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魏总监,你大可不必这么大惊小怪,我除了是贵公司的客户,也是钟瓈的老朋友,今天的行程不只是为了了解商品特性,也是我们叙旧聊天的聚会,什么交际应酬……是你想太多了。”

  向天阔勾起嘴角说明,奇怪!他隐约有种感觉,魏启明的在意似乎并不单纯是上司对下属的关照……

  方才一时太激动,魏启明这才忽然想起之前订错场地的危机,是因为冠品老板和钟瓈是旧识才得以轻易解决。

  他看向钟瓈,以眼神向她确认,钟瓈微笑朝他颔首。

  “放心,我们很熟。”

  “我们的交情何止用熟就可以形容?”向天阔似笑非笑地刻意补充,好给眼前这可能的情敌一个下马威。

  钟瓈一惊,陡然瞠眸瞪向分明很故意的向天阔。

  想干么?

  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干么要讲出来,唯恐天下不乱啊?

  “呃……他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认识好久好久了,交情很深。”钟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尴尬了,魏启明看看钟瓈、又看看向天阔,表情有点窘。

  “不要紧,我不介意。”从魏启明的表情洞悉出他的心情,向天阔端出风度地耸了耸肩,率先化解他的困窘。

  钟瓈看了给总监台阶下的向天阔一眼,眸底掠过赞赏。

  看来这五年他真的改变很多,否则依他以前的性格,恐怕早就不客气地给总监难看了吧?

  “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魏启明干笑,也大方坦承错误。

  “没关系啦,他不会介意,误会解开就好了。”钟瓈绽开笑容,开口扶着魏启明步下向天阔替他铺的台阶。

  “那我们走吧。”向天阔替她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总监,那我们走了。”钟瓈坐进车里,向魏启明摇手道别。

  “好,有事可以打手机给我。”虽然知道他们是旧识,魏启明的保护意味还是很浓厚。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让钟瓈少半根头发的。”向天阔砰地关上车门,有点没好气地保证,随即皮笑肉不笑地对魏启明扬唇示意,绕向驾驶座,载着钟瓈离开情敌的觊觎。

  这魏启明对钟瓈果然不单纯,他得加足马力,加快速度,展开行动才行!

  接到了钟瓈,结束了乌龙插曲,向天阔开车上路,空调放送的车厢里,慵懒爵士乐流泻,蔓延的沉默却凝结了空气,气氛有点不对劲。

  钟瓈想着,魏启明的质疑指责对向天阔不是很有礼貌,幸好向天阔看起来并没有非常在意,但不管怎么说,对他还是觉得有点抱歉,所以犹豫着是否该开口表示一下歉意。

  向天阔则是想着,魏启明是危险人物,他对钟瓈的维护还有看她的眼神都透露着同事以外的关注,他……是否在追求钟瓈?而钟瓈对他又是什么想法?

  “那个……”

  他们异口同声,在相同时间打破沉默,随即又为这样的巧合而哂然一笑。

  “你先说。”

  向天阔让女士优先。

  “我是要说,其实我们总监人很好,平时不会这样失礼,他只是想保护下属,没有恶意的,所以你……不要介意。”钟瓈解释着,怕总监开罪了向天阔,造成嫌隙,结下梁子就不好了。

  现在是怎样?

  刚刚是魏启明维护钟瓈,这会儿是钟瓈为魏启明缓颊,未免也太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了吧?

  向天阔心发酸,脸黑掉,原本要与钟瓈同聚的愉快心情大受影响。

  “看起来,你们的交情应该也不错。”他忍不住酸溜溜地探问。

  “嗄?”

  主管下属之间,也称为交情吗?钟瓈愣了愣。“他是我们公司的总监啊,你是指什么交情?”

  向天阔瞥了钟瓈一眼,看得出她不是在装傻,这么一来,是否代表她在感情方面对魏启明是无感的?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对你有好感。”向天阔闷闷地撇嘴,没察觉自己的醋酸味已经四溢。钟瓈侧过头,走定看向他。

  这么厉害,才见一次面就看出来了?

  不过,他那什么表情、什么口气?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吃味呢!

  “那又怎样?”她没正面回答,故意有点挑衅地问。

  向天阔被堵得差点无言。

  怎样?他很不高兴、很不爽,他对魏启明有敌意,他……吃醋!

  唉,可是,他现在有什么资格吃醋?

  这样的处境真令人沮丧无力,他得想办法改变颓势才行!

  “如果是,那么他之后没机会了。”向天阔握着方向盘,直视路况的眸子,眼神笃走。

  “为什么?”她不解地脱口问。

  此时路口正好红灯,车子停下,向天阔转过头来凝看钟瓈,掷地有声地给她答案——

  “因为我回来了。”

  第6章(1)

  因为回来了,所以想干么?

  向天阔的话,一直在钟嚟脑海盘旋,扰乱着她的心,她隐约明白他的意思,却又鸵鸟地不敢直接问出口,怕破坏了现在的平衡,只能在心里暗自忖度着,他的真正心意。

  向天阔在一家小酒馆里订了间包厢,点了几样招牌菜,填饱肚子后,将这次要推出的威士忌开瓶来喝。

  钟嚟啜饮香醇的纯麦威士忌,努力细细品尝,可心不在焉,对酒又不是很在行,实在品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除了很烈、很辣,喉咙刺刺的,我分辨不出什么不同。”

  表现无知会很逊,所以她一口接着一口试图品尝出这支酒的特别,可是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隔行如隔山。

  向天阔哂然一笑。

  她此刻微蹶着嘴的困扰模样,真可爱!

  “它的酒精浓度有41%,经过三种橡木桶熟成,层次丰富,你闻闻,它散发着花蜜和香草软糖般的香甜味……”

  他慢条斯理地举杯嗅闻。

  钟瓈也跟着拿起杯子深深地嗅闻。

  有人引导再静下心来,果然有点收获,她不禁惊喜扬声。“有耶,除了酒味以外,还有点甜甜香香的……”

  “那你尝尝,先含在嘴里。”

  他看她听话地喝了一口,眨巴着水灵的眼瞳,等他下一步指示,接着他继续道:“然后慢慢吞下,它会散发橡木桶、杏仁糖、肉桂的口感……”

  向天阔边说边注视着钟瓈,视线不由自主地走在她的嘴唇上,忽然觉得不太妙,她的唇瓣红嫩,加上酒液的润泽点缀后,更显娇艳欲滴,竟看得他胸口热了、心跳快了,甚至想变成那杯威士忌,让她嗅闻、让她品尝,然后被她咽下,融为一体……

  天!他居然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对钟瓈想入非非了!

  深呼吸,他也喝了一大口酒,企图浇熄体内燃起的火苗,可是鼓噪的心,仍未平息……

  “嗯,真的有一种木头的香味,也隐约有肉桂、杏仁的味道……”

  钟瓈对自己此刻所造成的影响浑然未觉,很专注在“了解商品”的这个任务上,为了要更仔细,她又一连喝了好几口,把酒精浓度的威力给忘了。

  “我觉得还有一点苹果味,而且有余韵耶,多喝一点就觉得口感还满滑顺的,没那么辛辣了。”

  她轻快的语调,和银铃般的清脆嗓音唤他回过神,向天阔克制住遐思,牵唇一笑。

  “不错啊,有品酒的天分。”他挑眉赞她。

  “那当然。”她也学他挑眉,骄傲回应。

  两人相视而笑,倒酒干杯,愉快气氛顿时将彼此的距离缩得更短,把重逢后还没来得及聊到、分享的事情全都聊了一遍。

  或许……是酒精软化了平时的防备和伪装吧,同时也令他们压抑在心里的情感酦酵。

  气氛随着微醺的感觉愈渐融洽。

  虽然之前两人看似相处得还算和平,但此刻才真正跨越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感觉自在得多了。

  “……其实,我可以把简介资料给你,主持的时候可以照着拟好的讲稿讲就可以了……”

  向天阔侃侃而谈,被钟瓈抢白。

  “我知道,可是资料太表面了,亲身体验才能真正了解啊。”酒精醺染得脸红红,钟瓈变得超级和蔼可亲,讲话也笑咪咪的。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