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12 作者:陶乐思

  “你也吃一点?”一旁的钟瓈递了片Pizza给他。

  “好,谢谢。”他接过手,笑容里渗进温柔爱意。

  “饮料要吗?”她又拿了杯饮料,插上吸管问他。

  “我跟你一起喝就好了。”

  向天阔答得自然,钟瓈也没有拒绝,倒是一旁的人瞧出了端倪,好奇地八卦了起来。

  “……我闻到不寻常的味道了。”

  助理莎莎最先察觉,俏皮地调侃。

  闻言,包括向天阔和钟瓈,大伙儿全都不约而同地用力嗅了嗅,一脸纳闷。

  “什么味道?”

  “恋爱的味道。”

  莎莎伸出食指,在向天阔和钟瓈之间指了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随着她的指引集中在他们身上。

  钟瓈一悸,看了看向天阔,再看看笑得一脸暧昧的众人,耳朵瞬间红了起来,脸也热了。

  “你的鼻子真灵。”向天阔反而打趣地大方承认。

  “嗄?所以你们真的在交往哦?”

  专员小赵超讶异,随即暧昧地眯起眼,难得有机会可以亏亏钟瓈。“哇噻,主任,什么时候的事啊?你真会暗杠耶。”

  “难不成我谈个恋爱还要在公布栏贴公告啊?”钟瓈失笑地反堵小赵。

  “什么事要公告啊?”魏启明现身宴会场地,一来就听见大家开心闲聊,好奇地加入话题。

  “魏总监,你们家黎主任谈恋爱了啦!”长期配合的音响公司负责人员,扬声回应。

  “总监好。”Tip员工随即恭敬地打招呼。

  魏启明怔住了,员工的问候他没听见,仅是错愕地看向钟瓈,和她身旁的向天阔,直觉就知道钟瓈谈恋爱的对象肯定是向天阔。

  记得钟瓈搭向天阔的车去“了解商品”不过才是上个礼拜的事情,现在他们竟成了一对了?

  他实在很无言,钟瓈在他身边多久了,他只会欣赏,不够积极,就这样蹉陀蹉陀,如今她竟被人捷足先登了!

  “是……和向老板?”魏启明怔问。

  直觉归直觉,还是得确认。

  钟瓈微赧地点了点头承认。

  “你们……不是只是老朋友吗?”魏启明比任何人都错愕。

  “我和他以前就是男女朋友。”钟瓈呐呐解释,魏启明的震惊错愕看在她眼里,不禁有些于心不忍。

  “哇,那我不就是爱的小天使,让你们把断掉的桥梁重新接起吗?”莎莎一副得意骄傲的表情,浑然未觉总监已经郁卒到快内伤。

  “怎么说?”向天阔不解地追问。

  “因为场地出包的事,就是她搞出来的。”言下之意就是为了处理莎莎的过错,她才会去他公司亲自赔罪的。

  “哦……那称为我们的爱的小天使也不为过!”

  他们的确因此而重新走在一起,向天阔同意这说法。“喏,多给你一块Pizza奖励,魏总监要不要?”

  “喔,不了,谢谢。”魏启明婉拒,眼色因失望伤心而黯淡。爱不到,唯有祝她幸福了,只希望这个向天阔是真心真意地待她。

  向天阔耸耸肩,收回手。

  他知道魏启明在想什么,但他管不了那么多。

  能够和心爱的人相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而钟瓈是他的幸福,不是魏启明的。

  这一点,他笃定、清楚,绝对不会客气!

  第7章(1)

  冠品洋酒新品上市的活动记者会,与会后的品酒派对,在Tip公关的企划安排下,不但吸引了许多媒体采访报导,更邀请了许多业务相关的知名人士,以及士绅名媛共襄盛举,可说是圆满成功。

  向天阔身为老板,自然是全程参与,派对上应酬交际,颇费心力。

  而这种时候,钟瓈也没忘记作为女友的本分,保持清醒担任司机,好让他无后顾之忧。

  晚上十一点多,派对结束,善后工作到一个段落后,钟瓈开着向天阔的车,送他回家。

  车上,他睡了一觉,抵达时再醒来,酒意已退了些,至少行动上没有太大的问题。

  “家里有蜂蜜吗?”

  将向天阔安置在卧室床上,钟瓈轻问。这是他们重新交往后,她第一次来他家,陌生得很。

  “有,在流理台下的柜子里。”

  向天阔抬手覆额,眼皮重得掀不开,可她在身边,属于她的香气环绕,令他心安满足。

  “好,你好好躺着,我去冲点蜂蜜水给你喝。”她微笑叮咛,替他拉好薄被,旋身走出卧室。

  向天阔的住处,目测大约有四、五十坪大,看起来是三房两厅的格局,米白与原木色调明亮大方,装潢简约俐落又不失温馨感。

  米色的L形真皮沙发,上头随意搁置了棕色与亚麻色的抱枕;原木电视柜占了整面墙那么大,收纳功能肯定很好;茶几下方垫了一块圆形的米色长毛地毯,看起来既柔软又温暖;墙边角落,摆放了一盏线条简单却造型特别的立灯,可以在宁静的夜晚留下一隅温暖光明;其中有间房间门板上挂了可爱的动物玩偶,应该就是小孩房吧……

  这……是他们过去在婚前讨论过的新屋布置啊!

  站在屋子中间,她心弦震荡,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他们还在当年讨论新屋的时光;仿佛他们没有遭遇阻碍,已经结婚……

  小孩房……

  看着那可爱的斑马和小鹿,钟瓈瞬间回到现实一一那应该就是晨晨的房间,现实是,和天阔结婚生子的不是她,而是凌妙姿。

  温热的心,顿时冷却。

  她必须承认自己肚量狭小,对凌妙姿,她还是很感冒,就算凌妙姿已经成了天阔的前妻,还是会令她觉得怪怪的。

  不过,奇怪的是,她对晨晨却没有丝毫不喜欢的感觉,甚至在医院时,一见她就投缘。

  这……或许是缘分使然吧,也或许,心中对向天阔的那分爱,让她对于他的骨肉,自然产生亲切感。

  听说晨晨要周五、周六才会回来住,她还满想再见见那可爱的小女孩儿呢。思及此,她忽而低落的心情很快地好转。

  “流理台下的柜子……”钟瓈走到光可鉴人的厨房流理台前,弯身在橱柜里寻找蜂蜜。

  看这厨房这样整齐干净,八成很少派上用场,也看得出,这屋子里是缺乏女主人的……

  钟瓈心一惊,连忙打住思绪。

  她在想什么啊?

  她和向天阔才刚复合没多久,她就想得那么远了?真不害臊耶!

  不能忘了这五年之间的差距,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将彼此的距离缩短,她得观察适应,不能才开始就一股脑儿投入。

  不再东想西想了,她找出蜂蜜和水杯,在开饮机盛了热水搅拌,再加温水调至可入口的温度,完成冲泡,折回卧室。

  “咦?人呢?”

  大床上空空如也,钟瓈怔了怔,听见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便知道向天阔自个儿梳洗去了。

  时间已晚,他又已经在梳洗,她直觉认为功成身退应该回家了,于是走到浴室外,朝里头扬声——

  “天阔,蜂蜜水我搁在床头柜上,等等要记得喝,我就先回家了喔。”

  她顿了顿,等着里头传来回应,可等了一会儿都没听到回话,只好再说最后一声。

  “我走了喔……”

  唰的,浴室门板陡然大开,一只湿淋淋的臂膀冷不防地伸出来攫住她的手臂。

  “不要走!”

  向天阔连忙赶出来阻止。

  “喝!”

  钟瓈被吓得倒抽口气,走睛看向他,发现他腰间只岌岌可危地系了条浴巾,湿漉漉的阳刚身躯半裸着,发梢滴着水珠……

  天!无敌性感!

  她反而不敢正视了,忙敛眸,把视线挪向别处。

  “已经很晚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个什么劲,怎么连说话声音都有点颤抖。

  “就是很晚了,才要你别走。”

  向天阔走出浴室,一手攫住她的臂膀,一手拿走她的随身包包往一旁挂放。“单身女子那么晚搭车不安全。”

  “我待在这儿才更危险吧。”钟瓈干笑,低声咕哝。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尤其还两情相悦,还不干柴烈火吗?

  光拿她自己来说好了,此刻她鼻间闻到的全是他沐浴过后的热气香味,不只心跳狂擂,还不敢自在呼吸,就怕被那迷人的香味给醉了心魂。

  听见了她的咕哝,向天阔忍不住低低笑开,一把将她拉近自己,在她耳边吹拂着热气。

  “意思是……”

  “怕我会吃了你吗?”

  一阵悸颤袭来,钟瓈像被电触到般缩起脖子,一颗心已经剧烈擂动得快跃出喉咙。

  “我、我有什么好、好怕的?”她逞强道,可红得像苹果般的脸已经透露了她根本是在虚张声势了。

  要命,她怎么会这么紧张?又不是没经验,又不是没跟他亲热过!讲话还结巴咧,真逊啊!

  “是嘛,有什么好怕的。”他莞尔地说完,将脸埋向她的颈项。

  ……

  “不公平……”

  得了空的红唇,忽然逸出这三个字。

  “嗯?”他纳闷抬眸。

  “你洗好澡了,可是我还没有。”她计较地说。

  “我不在意。”他哂然勾唇。

  钟瓈真可爱,这种时候还记得这些小事,难道她不知道,在他眼里,任何状态的她都是美好的。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