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14 作者:陶乐思

  “对了,她什么时候到?”钟瓈好奇问。

  “她说是这个礼拜,到了会再跟我联络。”向天阔答完,又问道:“真的不会不开心?”

  她毫不介意,他却觉得有点失望,怕她不够在乎他……这心情还真是莫名其妙的矛盾。

  “心里是会有一点觉得怪怪的啦,但我保证不会胡思乱想,你尽管去做你该做的事。”她坦言,主动挽住他的臂膀,好让他能够安心。

  向天阔还是担心,覆上她的手背,续道:“妙姿在台湾的期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可能没办法那么常碰面。”

  在那两年左右的婚姻生活里,他认知到一件事,那就是凌妙姿对钟瓈的敌意特别深,只要一提到钟瓈就咬牙切齿。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离了婚,但他还是不确定凌妙姿是否就会放下那份敌意,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保护钟瓈,还是尽量别让凌妙姿知道他和钟瓈又复合才好,免得生出更多事端……

  “我明白。”钟瓈微笑点头,反手握住他的大掌,不用他言明,完全能理解他担心的点。

  向天阔这才稍稍安心,露出浅浅笑容。

  这就是他善解人意的钟瓈啊,不需要多加解释,就能理解他的苦衷。

  在她身边,他的心才能感到真切的平静温暖、幸福满足。

  至于凌妙姿的到来,现在只能祈祷到时候能安然度过了……

  日子匆匆流逝,转眼又过了一周。

  这个周五,向天阔临时有要事处理,怕来不及到幼稚园接晨晨,于是打了电话请钟瓈帮忙——

  “……我可能会晚点才到,怕晨晨等久了不好……”向天阔在电话这头叙述状况,还没开口道出目的,钟瓈便洞悉他的意思。

  “没关系,我今天刚好也比较不忙,我去接她好了。”钟瓈明快地决走,没有多加犹豫。

  她因为工作类型的关系,忙起来经常得在正常上下班时间以外加班,而且她又是主管职位;但若是不需要忙时,想要提早离开,也是可以弹性调整的。

  “太好了,那你们先在游戏区玩一下,我应该之后就会赶到,我们再一起去附近那间你喜欢吃的北平小馆吃饭。”方才忧虑不已的向天阔松了口气,立刻安排起之后的行程。

  “好,那就等会儿见喽。”钟瓈漾开笑容,结束电话,眼角眉梢还是洋溢着幸福光采。

  是的,她很幸福。

  曾经以为已经永远失去心爱的男人,现在却失而复得;曾经以为幸福会很难,现在却哽手可得。

  被他信任依赖,是幸福;爱他的孩子,也是幸福;平淡的家庭生活……也会是幸福吧?

  她和向天阔虽然还没有结婚,可是和晨晨三个人,相处起来就像是个小家庭一样,在别人眼中,无疑是美满的一家人。而她,欣然接受别人的错认,甚至还有点窃喜呢!

  收拾完办公桌面后,钟瓈提早下班,前往幼稚园接晨晨。

  四点半的快乐幼稚园,像是一大群小麻雀被放出笼,叽叽喳喳,欢乐嘈杂。

  接送小朋友的工作,园方有规定,除了是孩子入学时有经过登记的家长亲友,闲杂人等是不能擅自入园的,像钟瓈这样临时跑来,得由家长打电话通知园方才行。

  钟瓈顺利入园后,晨晨看到她,像看到天线宝宝一样惊喜。

  “钟阿姨——”

  小小身子咚咚咚地飞奔向她,钟瓈蹲下来迎接,没想到晨晨热情冲过头,钟瓈只能抱着她跌坐在地。

  “哈哈哈……”

  一大一小为这滑稽状况哈哈大笑。

  “爸爸都不会跌倒。”晨晨格格地笑不停。

  “阿姨是女生啊,我们女生力气小,下次晨晨要冲慢一点。”钟瓈起身拍拍屁股,也为晨晨掸掸衣服。

  “那是因为晨晨看到阿姨太高兴了嘛!”晨晨眉眼弯弯,熠耀的眼瞳像是星星般灿烂。

  “真的有这么高兴啊?”钟瓈宠溺地替她顺了顺两边辫子。

  “当然高兴!”

  晨晨对钟瓈很亲,上前勾住她的脖子,又是一个拥抱。

  “那以后阿姨要是有空,就阿姨来接你好了。”钟瓈心都融了,从来没想过会这样打心底喜爱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

  “嗯,打勾勾哦。”晨晨天真地伸出小手要保证。

  钟瓈和她打勾勾,随即哄道:“我们先去溜滑梯,等下爸爸来,再一起去吃小笼包和面面,好不好?”

  “好。”

  有得玩又有得吃,晨晨朗声应好,拉着钟瓈往游戏区冲。

  钟瓈站在游戏区旁,嘴边漾着一朵微笑,凝看着晨晨。

  也许是投缘,也许是爱屋及乌,她对晨晨,已经有一种还是自己的孩子最可爱的感觉了。

  在她眼里,整个幼稚园的小朋友都没有晨晨漂亮可爱。

  晨晨对她挥挥手,她也回以温柔的微笑。

  她想,她愿意为了晨晨学习怎么做一个母亲,并且以妈妈的身分去爱护、疼惜晨晨……

  有了这个心理准备,要是向天阔再提起共组家庭的事,她就不会茫然无措,不知怎么决定了。

  “呃……晨晨的阿姨?”幼稚园老师忽然过来找钟瓈,一时不知如何称呼,只好尴尬地唤。

  “欸,有什么事吗?”钟瓈转过身来,微笑问道。

  “因为哦,我们知道晨晨是单亲,由爸爸在带,一直以来都是爸爸跟保母在接送,我们也从来没有看过晨晨的妈妈,可是现在门口有一位小姐,自称是晨晨的妈妈,坚持要看到晨晨,不晓得你认不认识?”老师委婉地解释着。

  门口的那位小姐气焰很高,一被婉拒就咄咄逼人,和善亲切的老师们根本招架不住,只好来找钟瓈。

  “晨晨的妈妈?!”钟瓈纳闷又诧异地扬声。

  凌妙姿?

  她跑来幼稚园了?

  向天阔不是说她抵达后会先跟他联络吗?

  怎么会这么突然地直接跑来幼稚园……

  没有先给孩子一个心理准备,就这样出现,似乎不太好啊!

  “对,在那里,穿着一身黑,头发很短的那位。”老师悄悄地指了指。

  钟瓈认不太出来,她见过凌妙姿,可是此刻这样远远一看,却觉得好陌生。

  “我去看看好了。”她向老师颔首,朝校园门口走去,可还没确认凌妙姿,凌妙姿就先认出她来了。

  “钟瓈?!”

  凌妙姿的震惊错愕全写在脸上,连珠炮似地丢出一大串问号,愈问分贝愈高。“怎么会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本来是想给晨晨和向天阔一个惊喜的,所以凭着之前在电话中探问到的讯息,找到了这所幼稚园,可怎么也没想到,反而是自己受到了惊吓。

  “妙姿,好久不见。”

  相较于她的惊愕,钟瓈显得淡定许多。

  纵使他们都有默契,希望暂时不要让凌妙姿知道她的存在,以免节外生枝,但情况突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硬着头皮打照面了。

  第8章(2)

  凌妙姿瞪着她,心里涌上的疑惑使得脸色益发难看。

  “我找晨晨,为什么是你出来?”她的问题随着推敲猜测问出。“晨晨和你在一起?你和向天阔又复合了?”

  钟瓈没吭声,但是眼前已是事实,她再否认也只是睁眼说瞎话,凌妙姿不会相信的。

  “哼,我就知道,他和我结婚后,还和你藕断丝连,不清不楚。”凌妙姿冷笑讥讽。

  “我们是这两、三个月才再遇上的。”钟瓈忍不住解释。

  “谁相信你的鬼话。”她用不屑的眼神打量着钟瓈。她老早就怀疑他们了,只是向天阔一直都死不承认。

  钟瓈很无奈,但也懒得再解释,而且他们离了婚,向天阔和她此时都是单身的,在一起天经地义,她实在没必要向凌妙姿报告。

  “信不信随便你。”钟瓈耸了耸肩。

  凌妙姿见她的态度,一阵气结,拿她没办法,转而大声要求见晨晨。

  “我要看晨晨,把晨晨带出来!”

  “你这样突然出现会吓到晨晨,先跟天阔联络过再安排你们见面比较好。”钟瓈必须顾虑到孩子的感受,况且她听向天阔说过,凌妙姿曾试图拿襁褓中的晨晨来要胁他,而此刻她的情绪明显不是很稳定,所以更不能让她们现在就见面。

  “为什么我出现就会吓到晨晨?我是她妈妈耶!”凌妙姿忿忿不平地说,随即转向园方老师,一只手激动地指来指去。“我才是晨晨的亲生母亲,凭什么她可以进去,我不可以进去?”

  “这位小姐,很抱歉,按规走我们必须过滤访客,而且晨晨的爸爸没有交代你会来找晨晨,所以不能让你进去。”

  园方人员仍尽职阻挡,虽说她自称是晨晨生母,但这样的态度,拿不准见了孩子会发生什么状况,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能放行。

  “你们这幼稚园是在搞什么鬼?不让我进去,我偏要进去!”凌妙姿还是试图要硬闯。

  园方的规走合情合理,凌妙姿也不是不能明白,只不过这之中卡了一位她最介意、最反感的钟瓈,所以她受到刺激,觉得受到不平等待遇,心里相当不平衡,也因此故意坚持到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