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15 作者:陶乐思

  几名老师忙不迭阻挡她,这一隅的混乱已经引来许多家长的侧目与驻足了,可凌妙姿却一点也不怕丢脸,仍在大呼小叫。

  “妙姿,天阔马上就来了,有什么事你先跟他沟通,不要在幼稚园门口闹。”钟瓈好言相劝,拿出手机要催促向天阔赶来。“我打给他,你等一下。”

  唉,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向天阔聊起凌妙姿时,总是连连叹气兼摇头啊!

  就在此时,晨晨找不到钟瓈,又听到门口喧哗,循声寻来,瞧见了钟瓈的身影便嚷道:

  “钟阿姨,你去哪里了,晨晨都找不到你!”

  凌妙姿登时眼睛一亮,立即确认眼前扎了两根小辫子的小女孩儿就是晨晨,于是在众人不注意时,乘隙溜进大门,二话不说就奔到晨晨面前,神情激动地揪住她的双臂,急切表明身分。

  “晨晨,我是你妈妈,你认得吗?我是妈妈呀!”

  晨晨的双臂被揪得好紧,面对眼前陌生的脸孔、激动的表情,一整个惊惶恐惧了起来。

  “阿、阿姨,老师——”晨晨嘴一瘪,眼眶殷红,向熟悉的大人呼救。

  “欸……你怎么闯进来了!”

  见孩子被箍制又害怕,老师们急忙要驱赶凌妙姿。

  “……你快来就对了!”钟瓈见状,忙不迭结束与向天阔的通话,急急先安抚晨晨,又赶紧喝止凌妙姿。“晨晨别怕,她是妈妈。妙姿你不要这样捉着晨晨,她会害怕!”

  “你凭什么说话?我才是她妈妈,我会害她吗?”

  钟瓈一介入,凌妙姿就歇斯底里,格外激动,再加上老师们想拉开她,她索性紧紧抱住晨晨。

  “呜哇……”晨晨吓坏了,放声大哭,不断挣扎。

  晨晨的哭泣令钟瓈心慌意乱,上前想抢回晨晨,又怕这样拉扯会伤了晨晨,不禁急得红了眼眶。

  “凌妙姿,你到底在干么?!你没看到晨晨已经怕到哭了吗?”钟瓈气嚷,看凌妙姿还想把晨晨抱出幼稚园,只得出手和她抢夺小孩。

  两大一小,外加想插手帮忙却插不了手的老师们,就这么一路拉扯到路边,情况十分混乱。

  “阿姨……晨晨好怕好怕……”

  孩子的呼喊令钟瓈心都揪在一起,却令凌妙姿更加气急败坏。

  她的孩子喊的不是她也就算了。

  但喊谁都好,为什么偏偏就是钟瓈?

  “你怕什么?我才是你妈妈耶!”

  凌妙姿终究力气不够大,没办法在拉扯状态下还一直抱着晨晨,所以晨晨落了地,却还是被一左一右地扯着。

  就在这混乱间,晨晨竟被拽跌在地,正当她爬起来之际,好死不死一辆汽车从后方驶来——

  钟瓈瞠目惊呼,想也没想地便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晨晨小小的身躯。

  “啊……”众人惊呼。

  吱——

  紧急煞车声划破天际,委时冻结了时间与空气。

  护着晨晨的钟瓈在那电光石火间,被一记强大力量狠狠地推开,跌倒在地,她的手肘、膝盖很痛,可她知道并没有被车撞到。

  怎么回事?

  是哪来的力量推开她们的?

  既然她们没被撞到,那刚刚隐约听见的碰撞声是从何而来?

  钟瓈回过神,察看晨晨,确定她安全无虞,这才起身牵起晨晨,却发现一群人围在那辆车前,地上倒卧了一个人?

  是谁?

  她一颗心莫名揪起,脑袋暂停运转,不敢猜测。

  “快叫救护车啊!”

  “不可以移动他,等救护车来……”

  人群中有人嚷叫着,她还看见方才发狂似的凌妙姿,此刻却吓呆了站在那倒卧的伤者前方。

  钟瓈屏着呼吸,眼睛瞬也不瞬,怔怔地牵着晨晨往前走,双膝疼痛不说,双腿还僵硬得像木头。

  终于,她知道是谁救了她们——

  “爸爸……”

  晨晨也认出了躺卧在地的人是最亲爱的父亲,不禁哭嚷出声。

  钟瓈震惊得发不出声音来,想再更走近他,却腿软地跌跪在地,最后只能用爬的靠近……

  不要……

  不可以……

  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她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失去他的痛!

  他们好不容易才能真正在一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最幸福的时候,重重地给他们打击?

  难道他们注定不能结合,不能相伴到永久吗?

  倘若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为什么又要将他送回她的身边来?

  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牺牲幸福,离他远远的,也要换得他的平安!

  “天阔……”她费尽气力,才找回说话的能力,呼唤他的名字。“拜托你,不要再丢下我了……”

  第9章(1)

  宁静的病房里,空调放送,弥漫药水味,唯有仪器声规律地响着。病床上沉睡的人儿尚未苏醒,一旁守候的钟瓈已哭红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坚强得很,经过这次才知道自己根本是个胆小鬼,事发突然,眼看心爱的向天阔奄奄一息地倒卧在地,她着实吓坏了。

  可能失去他的恐惧像只张牙舞爪的野兽般,吓得她失去理智,只知道一径的哭,可也因为这样,她才真正了解到自己有多么爱这个男人。

  握住他的手,她轻轻地抚摸他俊朗的脸庞,心里涨满了深浓情意,不论他舍身救的是她或是晨晨,都足以教她震撼了。

  这样一个用生命保护所爱的男人,还有什么不能托付的?

  所幸,他的伤势不算太严重,左膝盖骨破裂动了手术、头部受到碰撞有脑震荡的状况,其他则是小挫伤,没有危及生命,真的要谢天谢地。

  不过,尽管没有生命危险,这样大大小小的伤,也真够教她心疼的了。她得好好照顾他才行,让他赶紧好起来,像以前一样健健康康。

  蓦地,向天阔手指微动,眼睫轻颤,眼皮缓缓掀开,呆了好一会儿,视线焦距才聚拢。

  “天阔?醒了吗?看得到我吗?”钟瓈倾身,急切关问。

  “我怎么了吗?”不适感传来,向天阔直觉地问,沙哑嗓音难掩虚弱。

  “你不记得了吗?你为了救我和晨晨,被车撞到,现在受伤住院了。你的膝盖刚动完手术,等等麻醉退了可能会有点痛,还有头也撞到了,有脑震荡,不过算起来是福大命大,没有生命危险。”钟瓈很详细地告诉他。

  大概是中了电视剧的毒吧,她超担心现实生活中也来个失忆的桥段,那就比扯铃还扯了。

  向天阔让暂停运作了好些时间的脑袋开始回想,记起了傍晚在幼稚园前发生的事——

  他在快要抵达幼稚园时,突然接到了钟瓈的来电,说是凌妙姿突然跑去幼稚园,要强行入园看晨晨,情绪还不是很稳定,在门口吵闹不休,所以要他尽快赶到,好安抚她的情绪。

  可没想到在他抵达时,远远就看见乱哄哄的一群人在拉拉扯扯,最后晨晨摔了出去,路上又正好一辆车驶来,当他屏息拔腿向前冲之际,竟又见钟瓈朝晨晨冲了过去……

  他几乎是忘了呼吸和心跳,凭着本能,用最快最快的速度奔向她们,狠狠地将她们推出汽车的撞击范围外,紧接着,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倒他,且在疼痛袭来之前,他已失去了意识……

  他受伤是肯走的,可她们呢?

  “你和晨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找回记忆,他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她们,可他躺在病床上,脖子上还戴了护颈,想好好检视她都不行。

  “我们没什么,只是轻微擦伤而已。”

  钟瓈扬起一抹让他安心的笑容,告知晨晨的去处。“晨晨我请保母来帮忙带,我得留在这里照顾你。”

  “妙姿呢?别让她跟晨晨单独在一起。”

  他忧心地交代,不是他要拆散她们母女,而是凌妙姿有过伤害晨晨的前科,所以不能再轻忽。

  “因为幼稚园方面有做指控,所以警察把她带去作笔录了,你放心吧,她不知道保母家在哪里,我觉得先让晨晨请几天假,不要去幼稚园比较好,等过阵子看状况再决定。”

  虽然情况混乱,她也受到了惊吓,但是她没忘记安置晨晨的事,在他醒来前都已经先思索过了。

  向天阔点点头,同意她的做法。

  他很欣慰钟瓈能如此替晨晨着想,更感动她遇到意外状况时,不顾自身安危也要保护晨晨的举动,他毫不怀疑,由她来做晨晨的母亲,一走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说到晨晨的母亲……

  想起凌妙姿,他不由得无奈叹息。

  她是个令人非常头痛的麻烦人物啊,想怎样就怎样,任性妄为,不计后果,也不顾虑他人,到底要到何时,她才会有所长进和改变?

  “对不起。”向天阔蓦地向钟瓈道歉。

  “干么跟我对不起?”钟瓈纳闷地蹙起秀眉。她感谢他都来不及了,怎么是他向她道歉?

  “又让你遇到这种不愉快的事。”向天阔轻叹。

  “这又不是你的错,要道歉也不应该是你啊。”她温柔地替他理了理有些乱的发丝。

  “再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的。”一开始如果没有妙姿喜欢他这件事,后续就没有这种种的一切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