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16 作者:陶乐思

  钟瓈嘀着微笑摇了摇头。“我才要谢谢你,竟然奋不顾身的保护我们。”

  “那是应该的,你和晨晨,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他话说完,忽地觉得有点不对,亡羊补牢地问:“呃……你会不会吃晨晨的醋啊?”

  闻言,钟瓈失笑。

  “才不会,你对我和晨晨的爱是不一样的,我有什么好吃醋的?况且,你好爸爸的形象对我来说,是很加分的哦。”她捏了捏他的两边脸颊,趁他戴护颈时,可以为所欲为了呢。

  “真的吗?那加几分?”她的话让他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

  “加一分。”瞧他笑的,她故意吝啬地只给一分,等着他怪叫嫌少,没想到他却说——

  “那岂不是一百零一分了?”他开起玩笑来。

  “厚,原来你也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毛病啊?”她忍不住嗤笑地翻白眼。

  “什么毛病?是优点。”虽然有点虚弱,但跟她抬杠不是问题。

  她受不了地横睐他,转身去拿水喂他喝。“一起来就说这么多话不渴吗?喝点水润润喉吧。”

  他乖乖地喝了两口,又忍不住开口说话。“其实,我会吃你和晨晨的醋!”

  “嗄?为什么啊?”钟瓈笑问。

  “晨晨只想找你,我会有失落感;你事事惦记着晨晨,想要让她开心,我也觉得有点被忽视,可是你们两个喜欢彼此,又让我觉得很欣慰。”他毫不避讳地坦承内心想法,在她面前,他只想做最真实的自己。

  “喔,如果是这样,你可能会有吃不完的醋了。以后呢,我和晨晨会一起洗澡、一起逛街,等她长大了,我们还会一起保养、一起化妆……我们会说女孩子的心事,聊女孩子的话题,你这个做爸爸的啊……”钟瓈顿了下,抿唇摇摇头。“肯定会被排挤的。”

  “这怎么行?”

  向天阔怪叫抗议,太激动还差点动到有点扭伤的脖子。“那我以后岂不成了孤独老人了?”

  钟瓈漾开顽皮的笑容。

  他持续和她说笑聊天,应该会忽略了身体的不适吧?

  思及此,她继续跟他开玩笑。

  “没关系,等你老了,我就算不跟你一起洗澡,也会帮你洗澡;不跟你一起逛街,也会推你去晒太阳……”

  “欸欸欸,不对哦,推我去晒太阳是坐轮椅的意思吗?”察觉不对劲,他扬声喊停,提出质疑。钟瓈噗哧地笑了出来。“反应还挺快的嘛,可见脑震荡不严重。”

  “好啊,趁我受伤没办法修理你,就肆无忌惮地调侃我是吧?”和钟瓈抬杠很愉快,他都忘了身体的不适了,精神也振作了许多。

  “没错。”她皮皮地摊手,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的确是奈何不了她,而且就算没受伤,他也同样拿她没辙啊!向天阔扬起宠溺笑容。

  霍地,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重点,忙不迭急问——

  “等等,你刚刚说,等晨晨长大、等我老……这是什么意思?”

  钟瓈一双水灵的眼睛,含笑瞅看向他。

  暗示得这么明显,现在才有反应,还真是慢好几拍耶!

  “你说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她略带羞意地说,把发球权交给他。

  “这可是你说的哦。”他喜出望外,虽然伤着,但眼睛都亮了。

  “嗯。”

  她抿着一弯娇甜笑意,肯定地点了点头,娇羞地转身倒水喝。

  “由我解读的话,就是你想待在我和晨晨身边,陪着我老,看着晨晨长大,也就是……”

  向天阔眼珠子狡黠地转了一转,道出答案。“你在向我求婚。”

  “噗——”钟瓈瞠目呛到。

  “这么激动?被我猜中了吗?”他还明知故问。就算躺在病床上,要耍嘴皮子还是行的。

  “什么我向你求婚啊?”她嗔问,爆红的脸不知是因为呛到还是不好意思。

  她是在制造让他求婚的机会,他竟说她在向他求婚?

  开玩笑,她钟瓈耶!

  怎么可能行情差到主动跟男人求婚?

  “不然咧?”向天阔还在皮。

  “哼,不想理你了。”钟瓈没好气地撇嘴,转身就要走。

  “嘶……哦,我的头好痛哦!”向天阔狡猾地马上使出哀兵政策,果然立刻奏效。

  “怎么了?”钟瓈的脚步立刻停住,焦急地回到病床旁问道:“很痛吗?我去叫医生……向天阔乘机拉住了她的手,温柔眸光凝望住她。

  “你答应嫁给我就不痛了。”

  钟瓈睇看着他,红唇渐弯,扬出甜蜜的弧。

  “好烂的求婚台词。”明明窃喜在心里,但该嫌的还是要嫌。

  “同一个人,我求两次婚,这证明我的心意有多明确、多真诚。”他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印下一吻,眨巴着一双眼睛等她答案。

  “这倒是。”她挑挑眉,不否认。

  “那……?”

  要一个患者还悬着一颗心,太残忍了。

  钟瓈扬起甜甜笑意,缓缓地点了点头。

  向天阔喜不自胜地咧出笑容,随即把嘴巴嘟得老高——行动不便啊,只能委屈她先来迁就了。

  意会他的企图,钟瓈的笑容里加进了对这男人的宠溺,走向前,倾身,在他蹶起的唇上烙印深深的一吻,吻毕,她娇柔地在他耳边诉说——

  “我在五年前,就做好准备嫁给你了。”

  向天阔深情款款地望住她,温柔倾吐。

  “久等了,我心爱的钟嚟。”

  谁说错过了,就一走是一辈子的遗憾?只要真爱相随,两颗相属的心,就算是兜转流浪,终究还是会找到彼此的。

  第9章(2)

  三年后。

  快乐国小新生入学日,整个校园在这天特别热闹,许多家长都陪着自家宝贝到教室报到,向天阔和钟瓈也是其中之一。

  向晨晨坐在学号标示的座位,回过头来,腼腆地朝站在教室后方的爸妈挥手微笑。

  不一会儿,级任导师来了,众家长们被请到教室外去,导师开始进行介绍说明,让小朋友们认识新环境、新老师、新同学,以及新规定。

  教室外,家长们好奇探看,关心孩子是否适应……为人父母,全都是相同的心情。

  “……这老师看起来挺有耐心的,说话也很开朗活泼,应该不错……”向天阔注意着老师的素质,兀自说着,不料却听见吸鼻子的啜泣声,他侧头一看,大惊。“你干么哭?”

  “我也不知道,看晨晨坐在那里,像个大小孩,就忍不住鼻子酸酸的嘛!”钟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连说话都哽咽。

  感伤岁月流逝得飞快?

  感慨孩子长大会飞离怀抱?

  感动孩子迈入新的里程碑?

  她无法确切说明内心的想法,只知道晨晨之于她,就像是亲生女儿没两样,才会有这般复杂矛盾的心情。

  不过,她不是这么爱哭的人啊,怎么会这样就落泪呢?

  奇怪!

  “晨晨她坐在那里好好的,没被骂没被打,也没碰着没摔着,你是有什么好哭的啊?”向天阔莞尔失笑,安慰地将她的脑袋瓜按向自己的肩膀,好遮去她哭花了的脸。

  她索性把眼泪鼻涕贡献到他身上,认真地解释心中感觉。“就像母鸟看着羽翼已丰的雏鸟,第一次展翅飞翔的感觉,明白吗?”

  “不太明白。”向天阔眉心打结。

  今天的钟瓈好像特别感性哦!

  “哎唷,你不懂啦!”她皱眉推开他。

  教室里的晨晨像是察觉到妈妈的异样,担忧地看向窗外,钟瓈立刻扬起微笑朝她挥挥手,变脸速度之快,可登台表演了。

  约莫半小时,第一堂课时间结束,走廊上这些“孝子孝女”的父母们立刻涌进教室,关问宝贝们的心情感受,向天阔和钟瓈也不例外。

  “晨晨,第—天当小学生,感觉怎么样?”向天阔摸摸女儿的头,一脸慈爱。

  “感觉我长大了,不再是小宝宝了!”向晨晨很骄傲地讲。

  一旁的钟瓈听了,再度喷泪。“呜……晨晨,不管你长多大,你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宝贝。”

  或许是得知凌妙姿在晨晨襁褓时没有好好疼惜她吧,钟瓈在嫁给向天阔之后,对晨晨是掏心掏肺地疼爱,以弥补她生母不在身边的缺憾,也因此母女俩感情好得不得了。

  凌妙姿回美国去了,她因为在外遇对象那里受了挫,打击太大而心情纠结,被诊断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得吃药控制,那时候会歇斯底里的失控,就是刚患病又自行停药,才那样不可理喻。

  为了晨晨的安全,向天阔申请了保护令,在凌妙姿康复之前,最好不要接近晨晨比较好。

  由此可见,他们夫妻俩对晨晨的疼爱与保护可说是无微不至的。不过,晨晨也是个优秀贴心的乖小孩就是了。

  “妈咪,你为什么要哭啊?”看妈妈哭,晨晨担心又紧张。

  “因为……”钟瓈正要讲,却猛地一阵反胃。

  “呕……”

  “怎么了?”父女俩异口同声。

  “不知……呕……”钟瓈忙捂住嘴巴,慌乱地找厕所。

  “老师说厕所在这里。”

  晨晨连忙带路,向天阔立刻扶着钟瓈跟上。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