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4 作者:陶乐思

  第2章(2)

  “没问题了,就确定丽亚酒店。”

  在他思绪游走间,钟瓈已经敲走场地,欣喜地宣布好消息。“细节我们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

  心中重石终于真正落地,钟瓈笑容灿烂,教向天阔又是冷不防地失了神。

  “怎么了吗?”发现他只是怔怔看着她,没做反应,钟瓈担心地问。“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

  向天阔怔了一怔。

  有问题?

  她听到他心里的问题了?

  他暗暗嗤笑自己,还真的是受她影响而心不在焉了,她怎么可能感应到他在想什么?

  又不是默契十足的以前,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解读出对方的心意。

  以前啊……他好怀念拥有她的那段幸福时光。

  可幸福,不是凭空而来的吧?

  惋惜、怀念无济于事,就算没有把握,也要试了才知道,没试着去追求,想再多也没有用!

  拉回神思,既然他们之间现在的联系是工作,那就由工作来下手吧。

  “我觉得这次新品上市活动的准备,你还是随时向我们回报进度比较好。”他正色提出要求,除了是能和她多接触的私心,也正好能督促监察Tip的筹备状况,以避免再次出错的可能性。

  “好,这我们做得到。”她干脆地应允。

  “我不想再有出错的状况,所以希望由你全程负责。”打蛇随棍上,他继续要求。

  钟瓈迟疑了下,她经手的事情多,要全程负责……算了,是他们公司有错在先,不能怪人家失去信任。

  “好,我会全程负责,走期向之前负责跟我接洽的……”她同意的话语被向天阔截断。

  “以后直接向我报告就好。”他已经打好如意算盘,想借此增加接触机会,重新培养感情。

  “你?”钟瓈意外一愣。

  老板都这么闲的吗?

  似乎是洞悉她的想法,向天阔接着解释。“我想直接掌握进度。”

  “喔……”

  钟瓈漫应,还是觉得有点纳闷。她怎么隐约感觉,他这么做想掌握的并不单纯只是进度?

  “怎么?你好像不是很乐意?”他挑眉问。

  “怎么会不乐意,反正是工作嘛。”钟瓈牵唇一笑,没泄漏内心的怀疑猜测,就静观其变吧,说不定只是她自己想太多,或许他真的是个事必躬亲的老板,倘若不然……谜底早晚也会揭晓的。

  “那就好。”向天阔露出无比和善的笑容,一抹得逞的狡光在眼底一闪而逝。

  看着向天阔微笑的神情,钟瓈那种不太对劲的感觉又更明显了……她会不会误上贼船啊?

  不管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就拿出专业与风度来面对就是了,谅欠了她一份感情债的向天阔应该会多包容他们公司几分,不会怎样才对!

  钟瓈在下班前,带着好消息回到了公司,总监一得知她回来就立刻召见,询问协调状况。

  “钟瓈,看你神采焕发的,冠品洋酒的协商应该顺利吧?”坐在办公桌后的魏启明望着嘴角保持上扬的钟瓈,直觉推断。

  “已经搞走了。”钟瓈得意报告。

  “没被刁难吗?”

  虽然得维持上司的威严,对出包的问题公事公办,但对于钟瓈,他的关心和目光都比对别人多了几分,而这都是因为好感使然。

  “冠品老板同意将场地变更到丽亚酒店,我也已经接洽好了,只不过对方要求由我全程负责并走时回报筹备状况。”钟瓈详细地转述。

  “全程?那你手上的CASE忙得过来吗?”魏启明清楚她的工作量,担忧地问道。

  “没问题,我会调度好的。”她爽快地应,只差没拍胸脯挂保证。

  开玩笑,她钟瓈耶,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她!

  “那就好。”

  魏启明颔首微笑,一直以来最爱看的就是她这副胸有成竹的自信模样。“我本来还担心你这趟去没那么容易解决,没想到冠品的老板这么好说话。”

  “不瞒你说,我今天去了冠品洋酒才知道,原来老板是我的……老朋友。”钟瓈不打算隐瞒认识对方,但讲到和向天阔的关系,还是迟疑地有所保留。

  其实说是老朋友也没错,毕竟无缘的前男女朋友,再提无益,与其说出来让人联想暧昧,不如简单一些,省得麻烦。

  “这么巧?”魏启明为巧合而讶异。

  “对啊,很巧。”钟瓈哂笑。

  想起在医院的重逢,和今日公事上的接触,不禁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什么力量在推动着,让原本岔离的两条线,就在不知不觉间又重新有了交集。

  “我们运气真好,多亏了你。”魏启明把顺利解决问题归功于她。

  照理说,在已签订合约的情况下,订错场地可不是小事,能这样平和顺利的解决,实在很幸运。就算是老朋友,那也要有一定的交情才会给面子啊,总之,是托了钟瓈的福。

  “这一次真的没什么,只是因为刚好有认识。”钟瓈谦逊地摇头。

  “认识也是因为你啊。”就算没有熟识的这层关系,他也相信钟瓈能够化险为夷。

  钟瓈默然一笑。

  如果这样说,她也不否认了,只不过一想起向天阔的要求,他们之后得常接触,她心里实在有些忐忑不安,有种难以言喻的奇妙预感。

  教她不禁揣度起他的目的,甚至不由自主地设想,如果他重新追求她,她该怎么办?更令她讶异的是,她居然没有强烈排斥的意思!

  这真是太奇怪了!

  难道,她对向天阔还有所期待?

  此刻,下班的铃声正好响起,打断了钟瓈的思绪,魏启明瞧了眼手表,临时起意。“下班一起吃晚餐吧。”

  话题突然一转,钟瓈怔了一怔。

  “当是慰劳你对这次事情的奔走。”知道钟瓈向来以公事为重,魏启明立刻端出借口。

  “不用了啦。”

  钟瓈受宠若惊地婉拒,根本没出到什么力就有慰劳,她会觉得受之有愧。“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嘛。”

  眼看又要被拒绝,魏启明立刻另想了理由游说。“就算不为公事,跟朋友吃饭也不为过吧?”

  钟瓈为难地一顿。

  魏启明对她来说亦师亦友,其实于公于私都不好拒绝,但他对她的厚爱,公司太多人在关注了……

  “总监,我也很想去,不过我早就已经有约了。”钟瓈歉然地拒绝,话说得委婉。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不过下次你可别再拒绝哦。”魏启明绅士地没再勉强,但也懂得把握机会先敲下次的邀约。

  “嗯。”钟瓈笑应。“那我先出去了。”

  下次的事,就下次再说呗。

  “好。”魏启明看着她离去背影的目光,有着深藏许久的恋慕与喜爱,心里不禁有一丝怅然失落。

  钟瓈,很不好追啊!

  光是要跨出前几步,就频频受阻,她像为自己设下了个结界,看似如常与周遭的人互动,其实外人想接近时却是困难的。这几年,他总是不得其门而入,什么时候,才会有一点点进展呢?

  步出总监办公室,门板阻隔了魏启明追随的视线,钟瓈挺得直直的背脊这才松卸下来,悄悄地吐息,回到座位整理办公桌面,准备下班。

  她晓得魏启明对她有意思。

  毕竟她就算想当绝缘体,仍然感觉得到情感的交流,只不过……她的心老早就上了锁,不但封闭了自己的感情,也将他人的感情拒之门外。

  相爱虽然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但同时也是一件冒险的事,没人知道它会有美满结果,还是到头来付诸流水……付诸流水也就罢了,有可能还遍体鳞伤、一蹶不振,多可怕。

  五年前,她也曾经真真切切地爱过,但得到的,只有心碎离去的结果。

  在那之后,她不知花了多少的时间,才将自己修复到如今这般看似百毒不侵的模样,那样的伤痛,她害怕再尝。所以,将自己的心托付给另一个人的傻事,她没勇气再做……

  谈感情,太累人,她决定在还没遇到能令她义无反顾的对象之前,对爱情冷处理。

  也因此,对于魏启明的示好,她不能接受,她不想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因为她最明白感情的伤带来的痛有多难受。

  现在,工作对她而言才是最可靠实在的;其他的,她不愿多想,不愿再挑起椎心的痛,不愿再想起当年,混乱的爱与恨……

  第3章(1)

  所有的错误,都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昏暗房里溜进了一丝光线,跃上沉睡人儿的眼皮,向天阔幽幽转醒,皱眉隐忍随之脑袋传来的疼痛。

  “唔……”

  他呻吟出声,感受到宿醉的威力正在作祟。

  该死,不该喝那么多的!这下可好了,脑袋沉得像灌了铅,眼皮也像有千斤重,今天可有得受了!

  怪都怪他不该大意忘了和钟瓈的邀约,跑去运动登厅跟哥儿们鬼混、打赌篮球比赛,还倒楣地输了,最后甚至带着酒气跟钟瓈见面……难怪她会不高兴,和他大吵了一架。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