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7 作者:陶乐思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狠心的人,我也不是,妙姿肚子里的是一条生命,我们的结合不能建筑在扼杀一条宝贵的生命上,这样的幸福是有罪恶的。”

  这些话,她已经再三思量了好几天,说出来不只是劝慰向天阔,也是再次说给她自己听。

  向天阔很清楚钟瓈敢爱敢恨的性格,当她这么决走了,就难以再动摇,如果他真狠心对待妙姿,反而更换不来钟瓈的谅解。

  “钟瓈,我真的爱你……”意识到两人必须分离结束了,向天阔红了眼眶,哽咽地顿住。

  “我知道……但你犯了错……”听到了他的哽咽与不舍,钟瓈整颗心揪紧,难受地无法呼吸。

  “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向天阔低下头,掩饰不小心垂落的泪水。他们明明相爱,为什么因为一次的错误,就不能再在一起?

  钟瓈心里也同样有这疑问,咬唇隐忍心酸,泪却在无声中奔流。

  时间在沈默中流逝,他们哀悼着必须遏止的恋情,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却不能再说出口。

  “去吧,去负你该负的责任,不要当作是犯错的惩罚,这样……才能幸福。”最后,钟瓈凄楚微笑地对他说。

  原来,要祝福心爱男人跟别人幸福,是这样的心如刀割!

  向天阔眼睛红肿,无奈扬唇,笑比哭还要难看。

  失去了钟瓈,怎还能奢望幸福?

  “答应我,你也要找到你的幸福。”这样,他才能有那么一点点的安慰。

  钟瓈沉重点头,心里却是茫然无依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这样吗?

  吵那一架,他们居然得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一场晴天霹雳,他们的婚事告吹,恋情终结,从此走上分岔路……

  第4章(1)

  下午四点半,快乐幼稚园门口,接孩子回家的家长络绎不绝,向天阔也是其一,四岁的向晨晨是小班成员,放学后总爱留在园区内的游乐区玩上一会儿,才愿意乖乖回家,因此,向天阔来接晨晨时就陪在一旁看着。

  “爸爸!”

  晨晨抵达高处,开心朝父亲招手。

  “小心哦。”向天阔扬了下手,微笑回应,看着女儿红扑扑的苹果脸,内心胀满温柔慈爱。

  每个孩子都像是天使,怎么会有人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想到了晨晨的妈,向天阔原本平淡的心情纠结起来。

  和妙姿生活的那两年,他只能说是在一团混乱中度过。她经常大吵大闹,拿钟瓈来说嘴,他一有简讯、一说电话,她就怀疑他是在跟钟瓈联络,甚至他一发呆失神,她就说他在想钟瓈,只要他有任何行为令她不满意,她就会说“如果是钟瓈,你就不会这样”……

  这让一结婚就和钟瓈断了联系的他不胜其烦,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他不敢否认心里的确还有钟瓈,毕竟硬生生地被迫分离,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尤其在那么短的时间,但他绝对没有再和钟瓈藕断丝连。

  他发誓他曾经想过要好好经营他和妙姿的婚姻,就算不能把她当情人爱,也会把她当亲人爱,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

  然而,妙姿给人的精神压力可不是普通的大,她极端的作为教人不敢恭维,但冲着他来也就罢了,她居然把气出在孩子身上,想借此博得他的关注!

  当然,他也不是全然无错,他对她的态度平淡,把温柔与热情都投注在晨晨身上;不过,大人的事归大人的事,拿孩子作为要胁的筹码就是不对。

  后来,妙姿或许明白了从他这里得不到爱情,也或许同样是想博取他的关注,在美国认识了一个华裔男人,发展了婚外情,主动提出离婚,并表示不要晨晨的监护权。

  完全就是凌妙姿的风格——说风是雨,做事从不瞻前顾后,一整个任性不羁,以自我为中心。

  也好,他们分开之后,孩子起码是安全的,反正他一个人带着晨晨,也不会有问题。

  现在,因为工作关系,他请了保母,每周日到四把晨晨托给保母看顾,周五晚上和周六则是他们的亲子时间,分配得很妥当。

  就在此时,音乐铃声响起,向天阔敛神,看了来电显示的名字,眉心下意识一皱。

  “喂,找我有什么事?”他冷着嗓音开口。

  “一走要有事才能找你吗?难道我就不能找晨晨吗?”凌妙姿在电话彼端撇嘴应道。

  “晨晨在溜滑梯,要叫她来听吗?”他顺着她的话说,就不信她是真的打来跟晨晨联络感情的。

  “不用啦,我是要跟你说,我大概下下个月会回台湾。”

  就知道她不会主动找晨晨,不过,她要回台湾……向天阔眉心皱得更紧了,觉得还有下文。

  “所以呢?”他防备地问。

  “你现在住的地方……”凌妙姿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方便。”向天阔斩钉截铁,清楚她不是没地方去。“你可以回你家住,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住一起不太好,而且平常日晨晨不在,你回来若是想看晨晨,我会安排。”

  “啧,你还是这么无情。”凌妙姿嗔怨。

  “还有其他的事吗?”他并不想和她抬杠,说多余的事。

  “你……怎么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凌妙姿试探地问,至今仍旧希望得到他的关注。

  “我相信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你都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向天阔冷冷一笑,他已经非常了解她了。

  说穿了,她是个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也不惜毁灭、伤害周围一切的人,试问,这样自私的人,还会过得不好吗?就算会,也是自找的。

  “你还真了解我。”凌妙姿不否认地哼笑出声。

  其实,她最近的恋情不太顺利,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给过她一个安稳的家的向天阔……

  “我要带晨晨放学了,就不多说了。”向天阔找了借口,毫不留恋地结束与她的通话,扬声叫唤女儿。“晨晨,我们回家喽。”

  “好。”向晨晨溜下滑梯,咚咚咚地奔向父亲。

  “晨晨晚上想吃什么?”向天阔一把抱起女儿,一手提起她的书包,询问的嗓音特别温柔。

  “想吃……”晨晨歪头认真想。“Pizza。”

  “好,就吃Pizza。”他宠溺地应允。

  “YA,爸爸最好了!”晨晨欢呼地搂住父亲的颈项,开心地啾了一个吻。

  “那当然……”向天阔朗笑。

  父女俩说说笑笑地伴着夕阳放学返家,向天阔怀里抱着可爱的小女儿,因方才那通电话而受到影响的心情暂时好转。晨晨是他割舍挚爱换得的宝贝,自然是疼进心坎里了。

  不过说起他无奈割舍的那个女人……讲好要走期报告进度的,怎么好些天没消没息了?

  看来得提醒提醒她。

  客户的要求,含糊忽略可不行哦。

  “哈——啾!”

  大大的喷嚏声冷不防地在办公室里响起,钟瓈很窘地抽来面纸,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主任,有人在想你哦。”

  周围的人被吓到,助理莎莎打趣扬声。

  “不是耳朵痒才有人想吗?”钟瓈失笑,怎么连喷嚏也有?

  “无端打喷嚏也是啊,打一声是有人想你、连打两声是有人在骂你。”莎莎说得煞有介事。

  “那三声呢?”钟瓈莞尔地接着问。

  “三声就代表你差不多要感冒看医生了,哈哈哈……”莎莎说完,自己捧场先笑。

  “很冷耶。”

  旁边的同事额头滑下三条线,全都不约而同地赏她大白眼。

  钟瓈的笑点和别人不一样,莎莎这话倒逗笑了她。

  “那还好我只打一声喷嚏,不过我想不出谁会想我。”她现在孤家寡人的,有人会想她的话,倒是一件还不错的事。

  才这么想,脑海中竟莫名浮现了向天阔那张脸……她眉心蹙了一蹙,暗斥自己想太多。

  他们俩已在五年前结束,现在再有交集已经是巧到不能再巧,怎么可能还……

  如果还单身,那就太好了!

  蓦地,他说的话跃上心头,搅乱她的心湖。

  那时,她曾问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后来也没再多想,现在想来,似乎别有深意。

  照理说,她单身与否,根本不关向天阔的事,可他却说太好了?

  为什么?难道……

  臆测到那种可能,她心跳快了,无法确切形容掠过心头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内心深处似乎对那种可能不是全然的排斥……

  “咱们钟主任,美丽大方又能干,欣赏你的人那么多,谁都有可能。”专员小赵嘴甜地拍马屁。

  “谢谢你哦,等会儿请你吃糖。”

  钟瓈无暇细思心中涌现的莫名感受,哂然瞥看小赵,做公关、拉业务,需要的就是这种舌粲莲花的人才,不过光出一张嘴也不行,会说也得会做。“不过,冠品洋酒的主持人选挑好了没?”

  话锋一转,谈起公事。

  提起工作,小赵神色一整,紧张兮兮地连忙拿出处理过的资料,送到钟瓈桌前,做起报告说明。

  “因为你交代要以经验、相貌、气质做考量,再扣除档期,所以目前筛选下来,只有两位。”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