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尔(梅贝儿) > 脱线侠女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脱线侠女目录  下一页


脱线侠女 page 8 作者:梅贝尔(梅贝儿)

  “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你一副恨不得杀了我的表情?”

  慕容蝉嗤笑一声,“因为你不该怀了他的孩子。”

  “哦!我明白了。”兵小葵弹了下手指,“其实你是希望怀有身孕的人是你,所以,才嫉妒我对不对?”

  “哼!我最讨厌的就是孩子了。”她嫌恶的哼道:“若不是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接近他,这辈子我根本不想当什么娘。”

  兵小葵满足的摸摸肚皮,“以前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当人家的娘,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在我肚子里又打又踢,生出来一定是个白白壮壮的小子,只要想到这个,感觉真的很棒,你应该试一次看看。”

  “少跟我顾左右而言他,等你生下孩子,最好不要再出现,否则……”她语出威胁。

  “我知道,你会杀了我对不对?”兵小葵一手叉在腰上,慢吞吞的走到桌旁,替自己倒水。“你们有没有想过门主可能不会接受威胁?”

  她的笑容美艳得夺人心魂,“除非他不要孩子。”

  “嗯,这个孩子的确是他的弱点。”兵小葵点点头。

  慕容蝉认为严孤鸿爱子心切,这才决定用她做饵。“所以,他不能不顾你们母子的安危,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里,没有武功的你,是不可能逃出铁手帮的。”

  “是是是!”兵小葵心虚地偷偷伸了下舌尖。

  才怪!谁说她没武功来着?幸好自己没有反抗,让他们给抓来,万一露出马脚,就得回大牢里蹲了。

  

  严孤鸿来得比想像中的快,几乎在兵小葵被人绑走的当晚,就被前来探视的婢女发现她失踪了,并尽快的将消息传至他耳中,在快马加鞭赶回罗刹门后,正好接获铁手帮帮主的邀请函,正确的来说,应该说是恐吓信比较适当。  于是,他依约前来,并且要慕容赢后悔自己的行为。

  慕容赢脸上堆满虚伪的笑容,抱拳上前,“严门主来得真快,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严门主,好久不见了。”慕容蝉抛着媚眼,有意无意的卖弄风情,让跟随门主前来救人的路锋直想作呕,而海潮生比较斯文,只是装作没看见。

  严孤鸿开门见山的沉喝,“把她还给我!”

  “有什么事我们进厅里面再说,你很快的就能见到她。”慕容赢自以为老谋深算,只要抓住他的弱点,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严孤鸿表情一凛,“你找死吗?”  曾经看过他发飙的慕容蝉猛地惊跳一下,“严门主,我们纯粹只是想请你帮忙,实在没有恶意。”

  “擅自把我的人抓来,还说没有恶意?”他的脸色极为难看。

  海潮生和路锋见情况不对,连忙出声劝说:“慕容帮主,你最好听我们的话,赶快把人交出来。”

  “是啊!迟了,就是我们也救不了你。”

  慕容赢老脸一沉,“严门主,你不在乎她的死活了吗?”

  “找死!”话声未落,掌风已然跟至。

  眼看他的动作快得吓人,就连老江湖的慕容赢都有些招架不住,虽然传闻严孤鸿的功夫诡异莫测,今天亲眼目睹,才知名不虚传。

  “就让老夫来领教领教!”他就不信自己会落败。

  严孤鸿冷唇一勾,掠上半空,朝他击出一掌--

  “爹!”慕容蝉乍见他在双掌相触后,嘴角倏地溢出一条血痕,显然遭到内力所伤,不由得惊白了媚颜。“严孤鸿,你要是敢伤我爹,我就杀了那个女人,还有你的宝贝儿子。”

  最后一句话无疑像是触媒,引发了严孤鸿的滔天怒火。

  “等我杀了你们,看你们怎么动他们母子!”

  他眼光冷凛,双掌在半空中画了个圆弧,一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空气中透着诡谲沉滞。

  “糟了!”路锋惊声大叫。

  海潮生同样俊脸发白,“是诛杀邪掌,快走!”

  

  兵小葵将右耳贴在门板上,聆听外头的动静。  算算时间,严孤鸿也该来了,她得早一步离开才行。

  杂沓的脚步声匆匆经过房门前,兵小葵不禁竖长耳朵,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看守她的人开口问。

  对方很快的说:“罗刹门门主已经来了,帮主有令,要看好里头的人质。”

  他来了!兵小葵惊惶的心付,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脚步声再度快步的离去,这时她霍然急中生智,决定姑且一试。

  一手按住圆腹,倒卧在地上大声呻吟,“哎哟……好痛喔……谁来救救我……啊……我的肚子……好痛……”

  果不其然,听见她凄惨的叫声,其中一名负责看守的男子便冲进来察看。  “怎么回事?”

  兵小葵咬牙尖叫,还挤出几滴眼泪,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快救我……我的肚子好痛……救救我的孩子……”

  “你怎么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肚子痛?”他困扰的上前,但是想到她是帮主最重要的人质,不能有任何闪失,只好伸手搀扶她。“你先到床上躺好,让我先去请示我们帮王,再……呃……”

  他后面的话不需要再说了,因为兵小葵趁他靠近时,出手点了他的睡穴,让他趴在床上睡个过瘾。

  “外面还有一个。”兵小葵来到门后,继续哭叫不止,“啊……痛死我了……求求你快去请大夫……求你发发善心软救我的孩子……”  喀喀,门板上轻敲两下,门外的看守者急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流血了……好多血……呜……外面的快进来帮忙啊!”她唱作俱佳的哭喊着。

  “真是麻烦的女人!”那人嘴里叨念着推门进来,才走了几步,就见到床上倒了个人,才要有所反应,就被人敲昏了。

  兵小葵将立下大功的花瓶放回原位,“哼!凭你们两个就想关住我,这就是你们小看我的下场!别说这么多了,还是快点闪人要紧。”

  捡拾起掉在地上的剑,兵小葵蹑手蹑脚的窜到房外,或许是有严孤鸿这个大敌当前,一些帮众全都到前头壮声势去了,一路上没撞见几个人,就算有,她只要穴道一点,让他们好好休息,最后,她将剑抵在一名家丁的咽喉上。  家丁吓得魂飞魄散,“啊……”

  “不准叫,不然就一剑刺穿你的喉咙1”这种感觉真是威风凛凛。

  霎时,只听见哗啦哗啦的水声,原来是他受惊过度,尿失禁了。“女、女侠饶命啊!”

  她漾出甜甜的笑意,“冲着你叫我一声女侠,我不会杀你,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们的后门在哪里?”

  “啥?”家丁傻眼了。

  兵小葵没啥耐心的押着他,“啥什么啥?走!带我去后门。”

  就这样,当她用剑柄敲昏家丁,在后门瞥见一辆牛车,且四下无人,想不到连老天爷都在帮她,不利用一下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她撩高裙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牛车,躲进其中一只竹篓内。  轰隆!

  发生什么代志?兵小葵感受到地面的剧烈震动,难不成地震了?

  她赶快透过竹篓往外窥看,惊诧无比的见到铁手帮内原本高耸的楼阁,在一瞬间全部崩塌,浓浓的烟雾弥漫整个天空。

  “哦喔!不好。”她有种预感,这件事和严孤鸿绝对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所以,她千万、千万不能被逮回去,不然真的会死得很难看。

  第六章

  回到久违的山上,草还是那么绿、天还是那么蓝,就跟几个月前一样,既亲切又自在。

  老远,兵小葵便将两手放在小嘴前作成喇叭状,朝他们父女相依为命多年的小木屋大喊着,“阿爹!我回来了……”  这次是她出门最久的一次,又没先知会阿爹,待会儿准被他痛扁一顿,不过,她可是有带“礼物”回来孝敬他老人家,阿爹应该会原谅她才对。

  见屋里没半个人出来,她又喊了一次,“阿爹,你的宝贝女儿小葵回来了,赶快出来喔!”

  呼、呼,挺着大肚子走山路的确累人,她都快走不动了,阿爹又不晓得跑哪儿去,还是找个地方坐一下好了。

  本来蹲在茅厕里嗯嗯的兵融,依稀听见女儿在呼唤他,抓起草纸随手一擦,扯着裤头就冲出来了。

  “小葵,丫头,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女儿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这么久,还真是该死的想念她,不过,只要一想到她的番功,他的喜悦便自动消失一大半。  兵小葵捧着日渐圆硕的凸腹,一步步的走向他,“当然是我了,阿爹,我回来了,你……阿爹,你刚嗯嗯完对不对?有没有洗手?”

  “嘿嘿……我急着出来看你,一时忘了。”他慌忙的将裤头穿好,干笑的说。

  她捏起可爱的鼻头,“好脏、好臭,不要碰我。”

  “我可是你阿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兵融对她是又爱又恼,“小葵,这几个月你都跑哪儿去了?找到符合条件的对象了吗?还是……你、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干嘛塞东西在里头,难看死了!快点拿出来。”  “你眼睛脱窗了,阿爹,我才没有塞东西,里头装的是你的小外孙,再过四、五个月,你就可以抱到他了。”

  兵融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滚下来,喘着大气,一手指着她圆滚滚的小腹,“你……你是说你有了?跟谁?不,当然是跟我的女婿了,小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成亲可是你的终身大事,怎么可以不跟阿爹说一声就跟人家拜堂呢?”

  “我们又没有拜堂成亲,当然没必要告诉你了。”兵小葵这么一说,等于承认自己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代志,当场吓掉兵融的下巴。

  他拉大嗓门叫道:“没、没、没有拜堂成亲?!”

  “阿爹,人家走得脚好酸喔!先扶人家进去屋里再聊好不好?”她撒娇的往阿爹身上靠去。

  兵融也只好先将她搀进去,趁这时候消化这桩惊人的消息。

  一直等到兵小葵吃完一海碗的面、喝下一大壶的茶,体力和精神恢复了些,他才心惊胆跳的问:“我说小葵,你、你究竟做了什么?这个孩子哪里来的?”

  她打了个饱嗝,“阿爹不是说要有个外孙来承袭我们兵家的无极剑法吗?我已经帮你弄来了,等他会走路,你就可以开始把剑法传给他了。”

  “什么?!”他一副快昏倒的模样,“就为了这个原因,你跑去跟人家乱来,我是要你嫁人生子,不是要你生个来历不明的杂种。”  兵小葵不高兴地噘高粉唇,“阿爹,他才不是杂种。”

  “好,那你告诉我,孩子的爹是谁?”

  “他……他是……”她支支吾吾的。

  他横眉竖目的大吼,“说不出来了是不是?你这个不肖女,真是胆大包天,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看以后还有谁敢娶你。”

  “谁说我不敢说!”兵小葵抬高下巴娇斥。

  兵融怒发冲冠的直跳脚,“那你就给我老实的说!敢碰我“天下第一剑客”的女儿,我非砍了他不可。”

  “他叫严孤鸿……”她小声的说。

  “什么?大声一点!”

  她撇了撇嘴角,“我说他叫严孤鸿。”

  “这个名字好熟喔!好象在哪里听过……严……孤……鸿。”兵融十分确定听过这个名字,而且他可以确定此人可是响叮当,大有来头。  兵小葵很好心的提醒他,“别想了,他就是罗刹门门主嘛!”

  此话一出,她就看见阿爹一脸看到鬼的表情。

  “你是说孩子的爹是罗刹门门主严孤鸿?那个传说中冷酷无情、武功诡异的罗刹门门主?没有错,真的是他?不是有人冒名顶替?”

  “对啦!就是他没错,阿爹,他是下是完全符合你开出来的条件?在江湖上既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身体也很健康,而且武功一流,江湖上很少有人打得过他。”她笑嘻嘻的说。

  他霍然惨叫一声,“我的天!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惹上他呢?他……他有跟你回来吗?”  “我才没有那么笨,主动告诉他我住在这里,不然早就被他逮回去了,阿爹,我为了你的无极剑法,可是冒着十二万分的危险,才把孩子偷渡出来,等孩子大了,你可得把毕生绝学都教给他。”她还不知死活的说。

  兵融两眼翻白,身躯摇晃几下,才扶住桌子坐下,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生出这种女儿来?自己闯了祸不说,还要拖我这个爹下水?呜……”

  “阿爹,你果然是太高兴了,所以才喜极而泣对不对?”

  他啐了一口,“对你的头!”

  兵小葵有些怏怏不乐,“阿爹,我都照你的交代去做了,你干嘛还跟我发脾气?难道你不高兴自己快当外公了?”  “如果这个外孙是名正言顺,阿爹当然高兴了。”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你现在马上回罗刹门,连孩子都有了,总要把婚事办一办,否则等孩子落地,不就成了父不详的私生子?”

  她一口拒绝,“我不要!他根本不想娶我,只想要孩子。”

  兵融气冲如斗牛,老脸涨得通红,“什么?!天底下哪有只要孩子不要娘的道理,可恶!阿爹去找他理论。”

  “就是阿爹去了也没用,我们打一开始就说好了,等孩子生下来后就归他,而且我也不想嫁人,要是真的嫁给他,我就当不成侠女了。”  “你还想当侠女?”兵融气得全身无力,“小葵,你都当娘了,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为了孩子的将来,总得给他个姓吧!”

  兵小葵累得眼皮有些沉重,打了个呵欠,“他跟我一样姓兵不就好了?阿爹,我困了,先进去补个眠,没事不要叫我。”

  “小葵,听阿爹说。”兵融尾随着她,还想劝说。

  兵小葵迳自走进原先住的房间,房门砰的关上,兵融只得站在门外喊道:“阿爹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小葵。”

  里头安静无声。

  他摇头叹气,“唉!难道我想把女儿嫁出去,有这么困难吗?”

  

  山中生活平凡悠闲,空气又清新,是最适合孕妇居住了。

  “阿爹,我去河边提水回来。”她拎着木桶要走,却被兵融拦了下来。

  尽管他气恼在心,但仍然十分关心女儿的身体状况。“大肚子不能提重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吗?”

  “只是提个水而已,应该不要紧。”兵小葵渐渐习惯自己日趋笨重的身子,“而且我身体一向健康,这点小事这难不倒我。”

  兵融仍执意把木桶抢过去,“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去找个地方坐着,什么都不要弄,阿爹还没有老到不能动。”

  她娇憨的抱住他的手臂,“我就知道阿爹最疼我了。”

  “你呀!阿爹真不晓得怎么说你才好。”他一脸无奈,“我问你,那个罗刹门门主对你到底好不好?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虽然女儿让他很头痛,不过基本上女儿长得是人见人爱,除非对方没眼光,才会不懂得欣赏。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