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10 作者:凌淑芬

  “我嫂嫂怎么会令你联想到“绝世美女”?”还是先打听清楚比较保险。基本上,林淑慧的容貌和“美女”两字已经有一些距离,更遑论“绝世”。

  “临时想到的,跟嫂子没关系。”他再度露出自己最无辜的笑容。在语凝那儿练习久了,他越来越擅长这种表情。

  没关系?倘若当真没关系,王鑫自愿从“森尧企业集团”的执行副总裁位置禅让逊位。

  “呃,我想还是算了。”他装出一副不胜惋惜的样子。“我最近要去美国出差四个月,你又不是不知道。”

  “噢……”沈楚天也装出一脸“真是不巧”的神色。“没关系,日后还有机会。”

  无所谓,你尽量逃吧!他沈楚天想陷害的人,从没有陷害不到的。

  “对不起,借过!”装潢工人们扛着沉重的家具走向门外的大卡车。公寓里的大型家具几乎被搬光了,只剩一些小东西有待整理。

  “你这里乱七八糟的,怎么住人?”王鑫直皱眉头。“既然我要出国,你干脆搬到我的公寓算了。”

  他猛地心中一动。公寓?公寓!

  啊!这么好的机会,他居然没想到要好好把握,可见自己真的是太善良、太单纯了!

  “不用不用。”他乐得手舞足蹈。“鼎鼎大名的沈楚天搬进鼎鼎大名的王鑫公寓里,这种名声传出去可很难澄清了。我自然会张罗地方住。”

  呵呵!既然让他想到侵略的方法,小心罗!吴语凝!

  目前的当务之急在于如何突破她的心防,使她能答应让他搬进去。倘若由他自己提出这个要求,肯定会被她打回票。那么……

  有了!

  他笑咪咪地喝掉自己平常避之唯恐不及的温啤酒。

  王鑫在一旁看得毛骨悚然。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喝什么?

  “看来,真的有人要遭殃了!”他很庆幸那个人不是自己。

  是吗?

  他想起这家伙刚才提起的“绝世美女”,还有脸上的贼笑……

  太危险了,还是出国比较安全。

  他决定一离开这里后马上飞奔回家,而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国!不但如此,他还要把四个月的时间延长为八个月!

  谁都别想阻止他!

  第四章

  “吴氏公寓”半年一度的全面大扫除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正式展开。由于地广人稀,十户公寓中只有六户有人住,房客人数再加上房东也不过七个人,打扫起来分外费力。面对这种吃重工作,语凝恨不得多个人、多只手出面拔刀相助。

   

  而她的救命恩人果然挑在最佳时机出现。

   

  “好热闹!”沈楚天永远是笑容满面的。“大家在忙什么?大搬家?”

   

  他的拉风跑车停在中庭外围,黑亮耀眼的反光令人睁不开眼睛。

   

  “我们不是约好了今天晚上七点吗?”从他们认识到现在,她第一次挂上和悦快乐的笑容迎接他。

   

  他们的烹饪课进行得非常不顺利,连续两次都被她的房客打断,本拟今晚捉他来上一堂精华密集班,没想到下午时分他自动送上门当苦力。

   

  “嘎?还没七点吗?我戴着太阳眼镜,天色看不太清楚。”他随口扯过去,不打算让区区的时间问题阻碍了今天来找她的目的。

   

  “来,帮我提着这个,我马上回来。”

   

  这年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乐意在施行诡计之前先博得她的好感。于是笑咪咪地接过一个垃圾袋,乖乖站在大太阳底下等她。

   

  气象报告指出,今天有一波热浪来袭,正午气温直逼三十四度,站在太阳下等人当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不过,她应该不会让他等太久才对。

   

  十分钟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把她想像得太善良了。

   

  涔涔热汗沿着他的脊梁骨泉水般往下流,他的太阳眼镜已然在鼻梁上滑溜得站不住脚。

   

  她上哪儿去了?就算跑到非洲去,也该回来了吧?

   

  “哦,风师叔,请问……”风师叔抱着一堆黄符纸和毛笔匆匆从他的身旁走过去,没功夫理他。

   

  “小路……”抬头望去,小朋友揪住米老鼠耳朵自二楼窗户偷看他,被他发现之后,又忙不迭缩回去。

   

  “繁红……”绝色佳人飘飘荡荡地“滑行”而去,真的是翩若惊鸿,腰若约束,雪白清雅的衣裙消失在公寓大门内。

   

  真的没人理他!自何时起他的身价暴跌到这种地步?

   

  好吧!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乘机认识一下自己还未见过面的房客也好,毕竟大家日后可能会成为邻居。据语凝的说法,只剩小路的母亲和那位诡异的科学家是他还不认识的。

   

  一路来到三楼,繁红和那位令他痴痴地等、等得变白痴的狠心女房东正在努力搬一座笨重的三人沙发。

   

  开玩笑!她们居然在他面前搬东西!母亲自小教育他:“女子有事,男子服其劳”、“有酒食,女先馔”。叫他眼睁睁看着两位娇娇弱弱的女人家做这种搬运家俱的粗活,嘿!打死他也不行!

   

  “两位,让我来就好。”他连忙上前推开她们。

   

  “喂喂喂……”语凝似乎有话要说。

   

  “没关系,小事一桩。有什么事等我搬好之后再谈。繁红,这袋东西先帮我拿着。”他把垃圾袋交给离他最近的繁红。

   

  沙发椅的宽度只比门框略窄两公分,若要一次OK,必须把角度计算得非常精确。

   

  他先试推一下。

   

  呼!这组沙发当真不是普通的重,它是用什么材质做的?钢筋水泥?

   

  他选了一个不错的角度,而后奋力鼓起在球场上投球的蛮劲,将横跨在门槛上的长沙发推进客厅里,再推到定位上。

   

  “放在这里可以吗?”刚才盼太阳盼得快虚脱,现在又跑来这里做粗重活儿。总算是硬撑下来,没在她们面前糗到。

   

  “可以、可以、可以。”语凝罕见地对他和颜悦色。“请喝杯水,喝完水之后还有一件大事想借重您的力气。”

   

  “没问题。”他感激涕零地接过水来。“你看,这么大的地方少了一个可以出力的大男人还真是不方便,对不对?既然我帮得上忙,还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的,请尽量说,免得我离开之后,你们又麻烦了。”

   

  “也没什么啦!”她耸耸肩。“只想麻烦你再帮我们把沙发推出去。”

   

  喝到一半的开水险些梗在喉咙里,让世界上少了一位名叫“沈楚天”的人物。

   

  他没听错吧?她要他把刚才辛辛苦苦搬进来的沙发再推出去?

   

  “你在耍我?”语气已经泄漏出些许火爆的意味。他在烈日下曝盼十分钟难道不够?居然还这样整他。孰可忍,孰不可忍。

   

  “哪有?”她绽露出最可爱的娃娃笑容。“这组沙发已经有十五年的历史,繁红不想要了,正要搬出去丢掉,谁叫你把它推回来的。”

   

  “那我刚才搬到一半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再好的圣人脾气遇上她也非气个半死不可。

   

  “我刚才不是叫了‘喂喂喂’吗?而且,你工作得正专心,我不好意思打扰你啊!”她的无辜表情完全学自于他。现在他该知道,每回他故意逗弄她的时候,被耍的人是什么心情了吧!

   

  是他自己不搞清楚情况,可不是她恶意陷害他哦!哈哈!

   

  可恶!

   

  先是害他在大太阳底下罚站十分钟,再是害他冒着旧伤复发的危险替她做白工,吴语凝小姐这回实在太过分了。

   

  “繁红,房间借用一下,我和你的房东有些事情必须沟通。”他等不及听见主人的回答,便拉着语凝的手使劲往房里拖。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