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爱神射错箭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神射错箭目录  下一页


爱神射错箭 page 8 作者:凌淑芬

  够!摸起来还确实挺舒服的……而后她猛然发现自己躺在他身上的姿势极端暧昧。

  “喂!让我起来。”语凝抵着他的胸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下身却无可避免地微微一沉。而后,她霎时感觉到他的股间产生一种只有男人——而且是脑中产生某种色情思想的男人——才有的反应。

  “色情狂,”她啐他一口,努力想解除狭窄空间内的暧昧气氛。“还不让我起来?”

  他的嘴角依然挂着轻快自如的笑意,眸中却含着某种奇异难言的火花。

  “可是我很喜欢这个地理位置呐,小凝。”

  小凝。

  如此地横陈于他的上方,聆听他温暖如丝绸的叫唤,她的心跳头一遭为一个男人跳动得宛如陨石撞击木星。

  不!她不想和他发至任何超出泛泛之交的感情。她见过他的球迷为他痴狂的模样,也听说过他在棒球场上生龙活虎的英姿,她不希望在自己日后的婚姻生活中必须与千万个迷哥迷姊们争求他的怜宠。

  婚姻生活?她愣了一下,谁提到“结婚”、“承诺”来着?

  “如果你不是个棒球明星,或许我会和其他人一样疯狂地迷上你。”她想了一想,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对自己、也对他说。

  “为什么?”他的手臂枕在脑后,索性找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两个人彷佛把躺在厨房地上,压着满地蛋汁当成理所当然的事。

  “不为什么啊!”她耸了耸肩。“你不觉得一大群人拿根棒子和手套追着一颗小球满场跑,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可笑?他马上觉得大受侮辱。

  “怎么会可笑?棒球多好玩,既健康又清新,不但可以赚钱、又有美女投怀送抱……”糟糕,说溜嘴了。“不过我从不接受送上门的煮熟鸭子。”他赶快再装出一个最无辜的傻笑。

  超级绝世大色男!

  “快点起来啦!你躺在地上躺不烦哪!”自己躺不烦也就算了,还搂着她不准她起来,霸道!

  至于自己为何没有奋力挣扎呢?她决定对自己坦承,因为躺在他身上的感觉挺舒服的,结结实实硬硬邦邦,颇有健康步道的功用。

  “好好好,我们起来!”他同意。却趁她不留神的时候,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体底下,贼忒兮兮地偷笑。“我沾了一身的蛋黄蛋白,你怎么可以免俗呢?”

  然而,姿势变换,更加贴近两人的接触面积。

  他的瞳仁渐渐深邃。

  “呃,你不会是……想吻我吧?”这个男人的眼睛会说话。

  “好象是。”他的俊俏面容已不见笑意。

  “呃,你不觉得在一堆蛋汁蛋壳中接吻,很……很奇怪吗?”她竭力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不知道,以前没有过类似的经验,正好趁着今晚试试看。”今晚非吻到她不可,他“哮想”好久了。

  语凝的脑中立刻闪过他和不同女人在不同场合接吻的画面。

  “我记得刚才说过,我不喜欢打棒球的男人。”她的脸沉下来。

  “哦?”他忽尔笑了。“那么,我有义务让你修正偏见,不是吗?”

  “慢着!”她的心手及时挡住他的唇印,红通通的俏脸努力装出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吓阻他。“我警告你哦!我已经说过不欣赏你了,如果你真敢吻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他轻轻拿开她的手。

  “这个威胁太可怕了。”他的语调彷佛催眠师,爱抚着她的耳朵。“但是,我决定冒险。”

  他张开双唇灼热地覆上她的唇瓣。两人唇齿相接的震撼有如雷击一般。他的双手在她颈项游移,黏腻干涸的蛋白纠结成块,粗糙的感觉传来另一波战栗的感受。他彻底、坚持而绵长地吻她,当她张开颤抖的唇片迎接他探索的舌尖时,某种未知而激烈的情感撞击她的体内深处。

  他激情地爱抚着,躯体压在她身上的力量,使他们的躯壳、心灵齐齐感受着强烈莫名的昏眩感。

  好不容易抽身而退,她的额无力地抵着他的肩颈,心乱如麻,既恼怒他,也恼怒自己。

  她,居然让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吻她。

  若非身躯被他紧紧压住,她会甩他一巴掌,而后打昏自己。

  “你们在干什么?”厨房内突然插进第三道声音。

  两人活像被雷电二度劈击,忙不迭回头探望。

  是他!

  沈楚天在心头惊叫。就是那个会自动消失的小孩,他怎会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原来真的不是他的幻觉,这个小孩确实会穿墙凿壁。

  “是他,是他,我说的小鬼就是他!”他赶紧推推语凝。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小男孩以前从没见过房东姊姊躺在地上,身上还压着一个陌生人,她不会觉得很重吗?

  “我们……”语凝清了清喉咙。“呃,在保养皮肤。”

  “保养?”小男孩蹲下来,头歪歪的。

  “对,把鸡蛋打在地上,然后……打滚,可以保养皮肤。”

  “可是你们穿着衣服啊!鸡蛋又没有沾到皮肤。”

  该死,这个小鬼的观察力也未免太敏锐了!

  “我们决定连衣服一起保养。”糗死人了,赶紧转移话题要紧。“小路,你来找我做什么?”

  她推开沈楚天站起来,努力维持自己的形象。

  沈楚天用力拉她的衣袖。“先问他怎么进来的?大门明明锁上了。”

  她不理他,一迳盯着小朋友。

  “小米走丢了。”小路哭丧着脸。

  “谁是小米?”还是没人理他。

  “怎么会走丢呢?风师叔昨天不是找到它,还给你了吗?”

  哦——沈楚天恍然领悟。“小米”八成就是那只米老鼠玩偶,它走丢了!嗯,他点点头,非常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感到欣慰。

  慢着!再倒带一遍。“它”走丢了。一个布娃娃怎会“走丢”呢?

  “我……”他急忙想发表自己的高见。

  两人甩都不甩他。

  “小路乖,不哭哦!”语凝蹲下来为他拭泪。“阿姨陪你把小米找回来,好不好?喂,沈楚天,你来不来?”

  “我……”他的脑筋尚未转过来。听起来好诡异,去找一只会跑的米老鼠。“好……好啊!”

  去见见世面也好。

  说真格的,活到这一把年纪了,随着球队东征西战,再加上空闲时出国去四处游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台湾北部一栋市郊公寓里用上“见世面”的词汇。

  不知道吴语凝还缺不缺新房客?

  “只剩下这一间了。”语凝望着小路,虽然满心同情,却对他爱莫能助。

  刚才他们逐楼找下来,遇上有人住的公寓便询问房客是否看见小米,遇上没人住的公寓就亲自进去搜寻。结果,了无踪影。小路已经快哭出来了。

  “这间公寓是谁住的?”沈楚天揽着小路。从五楼到二楼一路下来,他们已经培养出“休戚与共,患难同当”的友情。

  语凝不得不感到吃味,这个沈楚天的魅力还真是老少咸宜、童叟无欺!风师叔和小路都吃他那一套。

  “繁红住在这里。不知道她在不在家?”她按下门铃。

  等了两分钟。没有反应。

  “可能出去了吧!”他推测道。

  “你们找我吗?”幽然柔细的女音自他们身后飘过来。

  沈楚天吓得差点跳起来。

  无所谓,不怕不怕!他安慰自己。反正他也该习惯了,这栋楼的居民从来不在人们以为他们会出现的地方出现。

  他随便回头瞥了一眼,然后……“一眼”变成一分钟、一分钟变成两分钟,扭转四十五度角的颈项僵在那里,再也转不回来。

  怎…怎么可能?若非他亲眼见到,打死他都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绝丽的女子,面容明艳得令人不敢逼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