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陶乐思 > 旧爱回锅炒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旧爱回锅炒目录  下一页


旧爱回锅炒 page 6 作者:陶乐思

  她握紧了手机,掌心莫名冒出汗来。这简讯……会不会是传错了?还是故意开玩笑?

  天阔怎么可能和妙姿……

  不对,凌妙姿向来喜欢天阔,如果她再大胆热情些,天阔一时不小心,没把持住的话……这就不是开玩笑、恶作剧了!

  蓦地,她莫名想起有次吵架过后,他们没促膝长谈、没经过理智沟通,向天阔便急切地跑来跟她道歉,表现得无比懊悔。本来只是忘了约会又负气离去的小事,说得像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当下她还觉得他太小题大作了,被他的诚意打动,很快就原谅了他……

  难道是那时候?

  她愈想愈觉得不对劲。

  这阵子他对她百依百顺,比以前还要好,她以为是两人将步上礼堂的缘故;但换个方向想,会不会是他犯错赎罪的表现?

  所以,他最近才会经常心不在焉,面露茫然;所以,过去常跟哥儿们聚会的他,变宅、变乖,因为聚会中会有凌逸丞——凌妙姿的哥哥。

  推敲出简讯的真实性,钟瓈整个人却宛如跌入冰窖,寒彻心腑。

  天阔背着她,和妙姿在一起吗?

  他……脚踏两条船?

  在她开开心心准备婚事的同时,他却暗地里背叛了她?!

  她的心,怎么有一种被锐利刀子割划的感觉?痛得难受,痛得她鼻酸眼热,呼吸不顺畅……

  她愤怒又伤心,眼眶隐忍着打转的泪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钟小姐?我们换衣服吧?”

  店员见她怔怔凝视着手机,出声提醒。

  钟瓈一脸茫然地看向店员,好半晌才拉回神思。

  她在这里做什么?

  拍婚纱?

  呵,可笑!和一个早就背叛了她的新郎一起拍婚纱照?

  这一身的洁白,和方才的喜悦甜蜜,都成了最滑稽的讽刺!

  “不好意思,今天就试到这里好了。”她力持镇走,不愿在外人面前丢脸,但苍白的脸色和僵硬的神情已显露异样。

  “喔……”

  店员察言观色,发觉气氛变得不对劲。“好,没关系。”

  第3章(2)

  钟瓈换回了自己的便服,哟地拉开布帘,方才洋溢脸上的喜悦已被全然的忧伤愤怒给取代。

  “咦?怎么换回自己衣服了?”

  刚从洗手间折回的向天阔,见钟瓈穿着方才穿来的雪纺复古连身洋装,纳闷不解的问。

  “再挑也没意义了!”钟瓈气冲冲地将手机塞回给他,瞪看他的目光满是心灰意冷。

  “没意义?这是什么话?”

  他一把攫住转身就想走的钟瓈,急躁追问。

  “你自己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钟瓈拂开他的手,内心翻天覆地,表情冷静,但眼色凝肃,以目光暗示他手上的手机。她等着看他的反应,看他牵扯到妙姿时会是什么表情。

  向天阔一打开手机,看了未接来电的姓名,一颗心就已咚地下沉,再点开讯息一看,整个人像被泼了冷水一样冷。

  他们对那晚的擦枪走火都绝口不提,在有些不得不见面的场合却变得有些尴尬。没想到今天,就在他与钟瓈挑婚纱的这天,妙姿果然打电话来破坏了……

  怎么办?该怎么让钟瓈明白那晚的错误?

  解释有用吗?

  依钟瓈的个性,不会接受他曾和别的女人上床的!

  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甚至连事情怎么发生的都莫名其妙……该死的,连他都无法接受自己犯了这样的错,又怎么说服钟瓈接受?

  “为什么不说话?”

  钟瓈见他没有反驳,还一脸大难临头的震惊模样,就算还有一丝丝希望,也宣告破灭。“好,你也不用说了,我明白了。”

  就算有孩子的事他不晓得,但没有马上否认,就证明的确有发生过“可能会有孩子”的事!

  “钟瓈,你听我解释……”眼看着钟瓈气愤地拂袖而去,向天阔心乱如麻,忙拉住她。“那是意外!”

  不是否认,而是“意外”——他的解释,没有为他解决困境,反而让钟瓈愈加心灰意冷。

  “那就表示有了?”她走定看向他。

  向天阔张口结舌。说没有,是骗她,她会更生气;但是说有,她一样也会更生气……

  啪!

  一巴掌,狠狠落在向天阔的脸颊上,在此同时,钟瓈的心也碎了。

  在场的店员吓得不敢吭声,只睁大眼看着急转直下的状况。

  刚刚不是还卿卿我我地放闪光吗?转眼翻脸就算了,还呼巴掌?惨,这笔生意可能要飞了!

  向天阔怔看钟瓈,被打的脸颊不觉得痛,她溢出眼眶的泪水却像是熔岩般灼伤他的心。

  钟瓈泪眼凝看着他,本来不想掉眼泪的,太不争气了,可实在没办法,她又气又伤心又难过。

  这辈子,心还没这么痛过!

  这……居然就是她决定要爱一辈子的男人?

  她失望地摇头,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不停坠落,拉开他箍紧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令人讽刺的地方。

  婚纱店,应该是记录幸福的。

  可她的幸福,却在此破灭……

  闹出人命,意外怀孕,本想忍痛放手的凌妙姿也慌了,她考虑过堕胎,让向天阔愧疚一辈子,好永远记得亏欠了她,但犹豫许久,终究无法鼓起勇气,也狠不下心这么做。

  最后她换了个想法,之前她不知还能如何留住他,可现在她有筹码了,她的肚子里孕育了他的骨肉,反败为胜的可能大大提升。

  只要把事情闹大,哥哥会为她出头,向家长辈也会站在她这边,而且以钟瓈那爱恨分明的个性,得知向天阔让别的女人有了他的孩子,就算知道她是使了手段,恐怕也不会再嫁给他了吧?

  她相信不会。

  既然不会,那么向太太的位置,理所当然就是向天阔孩子的母亲——也就是她凌妙姿的了。

  后来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是对的,奉子成婚,果然是千古不变的终极逼婚手段。她成功了,向天阔在道德、友情、亲情的压力下,只能负起责任选择她。

  至于他是怎么跟钟瓈谈分手的,她不管,也不想知道……

  经过几天的心情沉淀,向天阔和钟瓈决走冷静理智地沟通,但碍于内容私密,所以没约在外头见面,而是向天阔来到钟瓈独居的住处,两人才好促膝长谈。

  事到如今,已是难以收拾的地步,为了取得钟瓈的谅解,向天阔明白不能再有丝毫的隐瞒,所以将意外发生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跟我闹得不愉快,就非得再出去买醉吗?”钟瓈无奈地摇头。

  这些天,她哭过、怒过、怨过,强烈的冲击已经缓和,心情虽仍低落,但已没了激动。

  “对不起……那天的聚会我中途离开去找你,结果我们居然又吵架,所以我一气之下就又回头去找他们,没想到后来妙姿也会出现……我真的不知道喝醉之后发生的事,甚至……和妙姿……我也完全没感觉、不知道。”向天阔神情懊恼焦躁,再次急切辩解,连他自己也对那晚发生的状况一头雾水。

  “你们早就有关系,为什么一直瞒着我?”钟瓈忍不住质问,想到被当成傻瓜蒙在鼓里,她内心忿忿难平。

  自首不见得无罪,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伴随着妙姿已有身孕的消息,一次就轰得她惊惶失措,魂不附体。

  向天阔懊恼后悔地抹脸,抬眸苦笑。

  “钟瓈,我这么爱你,这么在乎你,怎么敢冒失去你的危险,把这样的错误告诉你?”

  钟瓈看向下巴满是鹿须,神情憔悴、眼睛布满血丝的向天阔,明白他这几日也过得煎熬……

  她当然知道他爱她,也清楚他在乎她,否则也不会答应嫁给他了!

  相同的,她也一样爱他,爱到她曾经有个想法,就算知道他犯了错,只要不是像现在这样有了孩子的棘手状况,她可能、或许可以选择原谅,再给彼此重来的机会。

  然而,现在妙姿有了他的骨肉,偏偏正是她没办法接受的状况,就算再爱他,也无法挽回了。

  钟瓈鼻间一酸,眼眶泛泪,扬起苦笑。

  “天阔,你已经失去我了。”

  这话一开口,她就不住哽咽。

  “你别这样,我会想办法……”

  她的眼泪令他心痛,她的话令他心慌,向天阔忙坐近她,紧握柔灵,抗拒两人仿佛愈离愈远的恐惧感。

  “想什么办法?”钟瓈嗤问,聪明地洞悉他的想法。“叫妙姿拿掉孩子吗?”

  语落,她立刻坚决摇头。

  向天阔说不出话来,脸色僵凝。

  他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钟瓈,和妙姿发生关系是在浑然不知的状态,他对妙姿就单纯是朋友的妹妹这么简单,偏偏她又有了孩子……他知道该负起责任,可他对钟瓈也有责任啊!

  选择了妙姿就辜负了钟瓈,选择了钟瓈,就得对妙姿残忍……现在的状况,他着实是左右为难,无论怎么做都不对!

  钟瓈没拒绝他牵握的手,反而反手握紧他,深吸口气,勉强牵唇再开口。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